易看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娇妻 > 正文 第68章第 68 章
    姓燕?

    拂冬的脸色一变。

    燕宁却只是愣了愣, 压住了想要说话的拂冬,摇头对这宫女说道,“不认识。”

    她的目光十分平和,甚至没有半分激动, 看不出有什么高兴或者不高兴的样子, 仿佛这个姓燕的对她来说本来就应该是陌生人一样。可是这怎么可能呢……那可是姓燕的啊……这宫女都愣住了一下,然而到底在宫中见过的奇怪的事多了去了, 她愣了一下之后很快给燕宁福了福说道, “奴婢知道了。奴婢这就去回公主的话。”

    既然宁姑娘说不认识, 那自然她们就都不认识。

    至于其他的,宫女也不敢多问,甚至不感兴趣。

    主子们的事知道得越多, 其实也不算什么好事。

    拂冬忍耐着送这宫女出去, 转身回来,看见燕宁似乎并没有伤心不安什么的, 顿时松了一口气, 却忍不住低声问道, “姑娘, 这燕家……”她犹豫了一下对燕宁低声说道,“燕家不应该在蜀中啊。”

    燕宁的亡父祖居山东,于蜀中十万八千里呢,不然, 燕宁来蜀中之前也不会完全没有想到会遇到口口声声说认识她的燕家的人。此刻看见燕宁似乎没有放在心上的样子, 拂冬低声问道, “他们不会坏什么事吧?”

    “我本来就不认识他们啊。”燕宁见拂冬担心地看着自己,笑了一下,拉住了拂冬的手说道,“我从小在京都长大,怎么可能认识什么燕家的人。”

    这真是和上一世完全不同的情况。上一世燕宁胆小羸弱,从未踏出京都,因此也从未见过燕家的人。燕家的人从来没有出现在她的眼前,她也对燕家的人并不感兴趣,她都把燕家给忘记了,甚至她的心里,京都的理国公府才是她的家。

    可是现在,竟然有燕家的人冒出来了。

    不过这也没关系。

    在燕宁的心里,他们本来就是陌生人罢了。

    “可是我担心他们辖制姑娘。”如果换了别人,拂冬不会这样猜测。可是如果是燕家……燕家又有什么做不出来的呢?他们是曾经在燕宁父亲战死沙场之后,想要抢走燕宁一家所有财产,还气得燕宁生母自尽的货色。

    这样的人家,如果看见燕宁如今这样显赫,还不黏上来啊?拂冬的手心儿都在发凉,可是燕宁却并没有多么紧张,她想了想,对拂冬说道,“没事儿,这是王家,而且还有十一公主,还有沈副将护卫,而且还有王爷在呢。”

    “我担心燕家会说一些诬陷姑娘的话。比如姑娘不认家族,是不孝不悌之人。”拂冬担心地说道。

    燕宁和燕家一向冷淡。

    如今,她又不认燕家的人。

    可燕家到底是燕宁的家族。

    如果燕宁真的这样无情,燕家闹出来,那燕宁的名声岂不是坏了?谁都不会喜欢不认家族的白眼狼的。

    “这有什么的。这是在蜀中,又不是在京都。”燕宁愿意在王家做出一副规规矩矩的样子不给理国公府丢脸,可是也不代表她会被燕家在蜀中辖制。就算是她的名声在蜀中坏了又怎样,反正日后王爷回到京都,她也不会再来这里跟燕家有什么瓜葛。

    至于京都……燕家敢去京都么?她大舅母大表姐还有表哥们不弄死燕家的人才叫奇怪。如果不是畏惧理国公府,燕家怎么可能这么多年没动静,完全没有骚扰过燕宁。

    因此燕宁完全都不害怕。

    她在蜀中又不是没有靠山。

    还有王爷在呢。

    因此,燕宁觉得自己的腰杆子格外地硬,完全没有把燕家放在心上。因为她这样的态度,也直言自己不认识燕家,因此十一公主对什么燕守备家的太太也完全没有兴趣了。

    她可是高高在上的公主,虽然在京都,这个公主的地位不怎么靠谱,可是在蜀中这种地方,就算是一方大员,总督巡抚都要在公主面前折腰,更何况一个区区的守备。因为燕宁对燕太太没有在意,因此十一公主对燕太太所谓拜见她也置之不理。

    一个守备太太就想拜见公主,做什么美梦呢。

    她的态度冷淡,燕太太在王家女眷的面前就格外尴尬了。

    她与王家还真不是寻常的关系,两家正想着议亲呢,因此才会这样轻松地就到了王家的门上想要求见燕宁,拜见十一公主。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两位从京都来的显赫女孩儿一个都没有给她面子的,她都说认识人家,可是人家只差了一个小丫头轻飘飘地说了一句“不认识”。

    那漫不经心,完全没有把她放在心上的态度完全不能隐藏,燕太太坐在王家的上房里,听着这样的回话,还有十一公主的宫女仰着头傲然来传话说,“不是谁都能见公主的”这种话,燕太太坐如针毡,脸都涨红了。

    王老夫人微微皱眉,却没有开口。

    她今日见燕太太上门,笑容满面地说燕宁是她家的长房嫡女,是燕守备的亲侄女儿的时候,倒是没觉得什么。

    毕竟,燕宁的父亲和燕守备如果是亲兄弟的话,那燕太太这样高高兴兴地上门想要见燕宁无可厚非,因此她没拦着,传话给十一公主,请十一公主去问燕宁要不要出来见见自己的婶娘。毕竟如果是一家人的话,如果在蜀中能与亲人相见,那燕宁或许也会高兴。

    可是当小丫头过来传话说燕宁不认识燕太太,燕太太此刻涨红了脸,眼底露出的那又愤怒又隐忍,又带着几分畏惧还有不甘的表情,王老夫人瞬间就知道,只怕燕家的事比她想得要复杂得多。

    因此,她更不可能倚老卖老去叫燕宁出来。

    而且此刻看着燕太太那样一双各种嫉恨交加的眼睛,王老夫人的脸色微微发沉,甚至有了不想和燕家结亲之意。

    王家在蜀中也是大户之家,与蜀中各处家族都联络有亲,这燕家是这两年刚刚来了蜀中上任的,因为平日里燕守备没有什么太大的劣迹,燕家老夫人虽然为人有些刻薄,不过对王家倒是还尊重,燕太太又是个殷勤的脾气,因此燕家和王家走动得不错。

    因为这样,因此当她的儿媳看中了生得十分美貌的燕家姑娘,想要聘来给自己的孙儿的时候,王老夫人也没有拦着,毕竟那位小姐素日里美貌可人,也没有什么不好的传闻,这样的家世与王家也算是匹配。

    可是如今见到燕太太的眼神,王老夫人心里顿时咯噔一声。

    平日里笑嘻嘻的不算什么,可是一旦遇到了这样的事,她怎么觉得燕家的人心术有些不好。

    寻常的人,会因为一点怠慢就露出这样怨恨的眼神么?

    而且,如果燕宁是燕家的女儿,为什么会说不认识燕家的人?而且当日十一公主说的话在王老夫人的心里闪过。

    十一公主说,燕宁出身理国公府。

    不是出身燕家,而是出身理国公府姜家。

    燕家自己的嫡女不养,却反倒把孩子交给了外人……

    王老夫人思忖了片刻,脸上的笑容就敷衍了起来,对燕太太笑着说道,“许是你认错人了。”

    她给了燕太太一个台阶下,只想要把燕太太给请走,然后再跟儿媳商量商量和燕家结亲的事。反正也只不过是彼此心里有些默契,既没有说出来结亲之事,也没有换什么庚帖,更没有闹得满城风雨,就这么罢了也就是了。

    只是她笑容温煦,燕太太却觉得受到了羞辱,羞愤交加。

    她即将和王家结亲。

    王家如果见到她这么丢脸,日后还能尊重她的女儿么?

    因此燕太太无论如何都不能受了这口气,而且燕宁一个单薄的女孩儿,那理国公府远在天边,她怕什么?燕宁可是确确实实的燕家的骨肉,不认父族,这没人伦被人呵斥的也绝对不会是燕家。

    因此她急忙露出了十分委屈的模样对王老夫人说道,“老夫人不知道,如果这位宁姑娘的确是出身理国公府,还叫燕宁,那我必然没有认错。她的确是我家夫君已故的兄长的独女,名唤燕宁。只是我也知道,理国公府权势显赫,乃是京都豪族,燕宁这丫头养在京都锦绣之处,见惯了奢华显赫,因此不把我们这等没用的家人放在眼里也是有的。”

    “怎么会。”王大太太正是要和燕家结亲的人,听了这话,不由诧异地说道,“那位宁姑娘瞧着柔柔弱弱的,可不像是这样的人。”

    “住口!”王老夫人的脸色顿时一沉,看都不看诧异看向自己的燕太太,沉着脸对儿媳呵斥道,“京都贵女,也是你能评价的么?!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不,不就是个陪着公主……”不就是陪着公主的玩伴么。

    王大太太不免十分委屈。

    她自然会觉得委屈。

    昨日王家的几个子弟想要拜见十一公主,远远的就被十一公主带来的精兵给清走了,也不知那领头的说了什么,把这几个孩子吓得都做了噩梦,今天早上听她提议去早早给十一公主请安,几个少年都吓得转身就跑……她之前听说仿佛是十一公主和燕宁彼此说了什么,因此才会驱逐了这几个孩子,这叫王大太太心里是有些不高兴的。

    王家是十一公主的母族,无论驱逐几个少年是十一公主的意思,还是燕宁的意思,这都太不把王家放在眼里了。

    因此,此刻见燕太太受辱,王大太太心里也觉得燕宁过于傲慢。

    “混账!”王老夫人手中的茶碗劈头盖脸地砸过来,指着她骂道,“少往脸上贴金!公主身边的人,一个宫女都比你尊贵,更不要提和公主同车而坐的贵女。你自己瞎了眼,有眼不识金镶玉,还敢来在这里大放厥词?没见识的东西,出去!”

    她这样骂街,因为是老人家,王大太太哪怕被茶水泼了一脸也不敢说话,心里恼恨,面上却急忙惶恐地站起来说道 ,“母亲不要生气。”她身上都已经一片狼藉,自然不好再停留在上房,匆匆回去换衣裳。

    燕太太也手足无措地站了起来,紧张地看着脸色阴沉的王老夫人。

    这些年,王老夫人早就不管家中的事,只是在家里颐养天年。

    只是再不管家事,她也是王美人的母亲,是十一公主的外祖母,这样的身份自然会令人敬畏。

    “老夫人,我……”

    “宁姑娘的事,想必是燕太太你认错了人。就算没有认错人,可是既然宁姑娘不见,必然是有她的缘故。不过……”王老夫人看着燕太太,苍老的远离带着几分审视地对她问道,“我瞧见燕太太你对宁姑娘似乎也很陌生。既然你说宁姑娘是燕家的骨肉,那这么多年,你从未见过宁姑娘不成?”她这话顿时叫燕太太越发紧张起来,强笑说道,“燕宁养在理国公府。理国公府不许我们去看望她。”

    “理国公府一句不许,就能挡得住你们的亲情,叫你们就可以不去看望自己的骨肉?”王老夫人缓缓地问道。

    她苍老的脸上没什么特别的神色。

    可是这话却诛心到了极点。

    “实在是……”

    王老夫人已经对她微笑起来。

    燕太太事到如今哪里还看不出王老夫人的意思,见她竟然是更向着燕宁说话,想到她之前瞧见燕宁与十一公主十分亲密,这是飞上枝头当凤凰,连王家的人都要忌惮的意思么?她的脸色忽青忽白了一会儿,这才对王老夫人挤出了一个笑容来说道,“那我先告辞了。”

    她怀着兴奋而来,却没有想到在燕宁的跟前栽了这么一个大跟头,一时也怒火冲天,气得要命。然而燕宁完全不知道燕太太被自己都要气死了,反而等到十一公主来和她一同吃饭,就高高兴兴地吃了饭,又去拜见王老夫人。

    见王老夫人的跟前只有王二太太,王大太太这个主持家事的不在,燕宁有些奇怪。

    不过这是在旁人家里,她也不会问这么多。

    “公主与姑娘昨夜休息得可好?”王老夫人仿佛完全把燕太太给忘了,在燕宁的面前笑容十分和煦。燕宁本就是对长者十分温顺的性子,闻言急忙说道,“您唤我阿宁就是。”

    她笑容腼腆可爱,王老夫人含笑看了她一会儿,心里就已经在燕太太那口出愤懑与燕宁的单纯乖巧之中倒向了燕宁,因此绝口不提燕家,只是笑着点头,又问道,“如果家里有什么缺漏,就来和我说。”

    “都很好了。”十一公主见燕宁靠着自己抿嘴笑,便笑着说道。

    “公主……能在家中多久?”王老夫人最关心这个问题。

    如果可以,她多想叫自己的外孙女儿永远陪着自己啊。

    可是她却知道,十一公主总是要回去京都,他们祖孙又要分离了。

    “大概可以十几日。太子是宽厚的人,跟我说了,说不急着回京都去。”十一公主提起回去京都的事也有些伤感,然而也知道,太子能留在蜀中十几日已经是对她的照顾了。不然,太子与大皇孙本应该在探望了楚王之后,三两日就回京都复命。

    想到这里,十一公主的心态倒是平和,王老夫人一愣之后,十分欣慰地说道,“太子仁德。太子殿下能体谅公主,善待公主,我也就放心了。”太子是未来储君,既然愿意对十一公主这样照顾,可见十一公主日后的日子不会难过。

    十一公主便笑着点头。

    她不会把自己和王美人生活中不如意的事告诉王老夫人,叫老人家担心。

    “这蜀中也有些有名的戏班,公主好不容易来蜀中一次,就也瞧瞧与京都的有什么不同。”公主回归母族,王家这是多大的荣耀啊,整个王家都动了起来,搜集了蜀中有名的戏班,就等着这几日孝敬给十一公主呢。

    对于家中的这大张旗鼓,恨不能整个蜀中都要显摆一遍的样子,十一公主微微皱眉,便对王老夫人说道,“我自然知道这是舅舅舅母们的心意。只是万事不可太过张扬,也不可太过靡费。”她觉得王家这么张扬的样儿……叫她这不得宠的公主看着都有点紧张啊。

    更何况如果她闹得蜀中议论纷纷,也不是什么好事。

    “知道了。”王老夫人欣慰地看着十一 公主。

    她觉得十一公主如今的性子就很好。

    此刻,见十一公主一边说话一边十分挂念燕宁的样子,仿佛把燕宁特别放在心上,王老夫人自然也对燕宁十分用心。见燕宁虽然说自己休息得不错,不过瞧着却没什么精神,王老夫人便推说自己累了要歇歇,请十一公主带着燕宁回去休息。

    燕宁得了她的话,就乖乖地跟着十一公主去她的屋子说话,也不看那特别修缮的金碧辉煌的宅院,偷偷地,不落人痕迹地抱着楚王的腰牌睡在了十一公主的屋子里。

    十一公主也只推说是和燕宁在说话,也不叫人知道燕宁是继续睡觉。

    只是这时候王家的女孩儿们又来给十一公主请安。因为不想叫人知道燕宁大白天的做客的时候还睡觉,十一公主也没见这几个表姐妹,只是叫人送了些首饰珠宝的,约定了别的时间也就罢了。等之后到了和这几个王家的女孩儿约定的那天,燕宁陪着十一公主见了这几个女孩儿,见都生得十分美貌,与十一公主说话都十分奉承。燕宁本来就不是一个伶俐的性子,平日里在京都也是躲着人的,因此坐在十一公主的身边,垂着头也不怎么说话。

    她看起来娇怯怯的,性子又不亲近,王家的女孩儿对她也不大亲近。

    不过燕宁也不在意这些。

    她等了几日,没见到燕家的人又来碰壁,也就不理会燕家的事了。

    只是等到了十一公主在王家设宴,宴请感谢那日她进城的时候来拜见的那些蜀中的大户与官宦女眷的时候,满场热闹,众多的蜀中地位最高的女眷都出席簇拥在十一公主的身边的时候,却见极下手的地方,燕太太霍然站了起来,举着一杯酒脸上堆着笑,在众女眷诧异的目光里走到了十一公主的面前,对着坐在十一公主身边做壁花的燕宁笑着说道,“这不是阿宁么?我是你二婶,多年不见都长成大姑娘了。好不容易回到蜀中,怎么不回去拜见你祖母,给你祖母磕头?”

    她的笑声很大。

    十一公主的脸色慢慢沉了下去,看向一旁目光闪烁的王大太太。

    她之前设宴的时候就对王家的人说过,燕守备家的太太就不必请来。

    可是谁能想得到,王家嘴上公主如何如何,这是完全没有把她放在眼里,还敢违逆她的话。

    就觉得是自己的母族,她不能对王家怎样,因此有恃无恐么?

    更何况一个守备家的太太,有什么资格在公主的面前说话?

    “你是谁?”就在十一公主十分恼火,就想散了这宴席的时候,燕宁好奇地问道。

    她目光清澈,就算是燕太太这样的长辈在面前也依旧安坐,仿佛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个不值一提,不值得尊重的人。

    “阿宁,我是你二婶。”燕太太觉得在这种态度之下,似乎宴席上所有的女眷都看着自己在偷笑。

    “我不认识你。”燕宁心气平和地说道。

    她眉眼弯弯,目光清澈单纯,一看就是没有撒谎。

    “你……”燕太太本想发火儿,然而想到今日燕家老太太说的那些话,便忍着怒气对她说道,“你养在京都,与家中不亲近。只是阿宁,血缘是不可分离的,你祖母听说你来了蜀中,思念你如今已经卧床不能起身,这都是因为……”

    她才想说些别的,就听燕宁十分困惑地问道,“既然病了,怎么不请大夫来看?我又不是大夫,难道还能治病不成?燕……太太是么?”她谴责地看着目瞪口呆的燕太太说道,“府上老太太都卧病在床了,可是你却舍不得请大夫,还来高高兴兴吃酒,我觉得这样不对。”

    她怯生生地看了看十一公主。

    十一公主笑着点头说道,“的确是个不孝的媳妇。”

    “你祖母是心病!是想你想的!看见你就好了!”燕太太大声说道。

    “可是我养在京都十几年,老太太也没说思念我思念得病了。怎么我一来,她就病了?”

    “难道是因为你们做儿女的不孝气病了燕老太太,如今想把这黑锅推到阿宁的头上?”十一公主觉得燕宁真的太有趣了,心里在大笑,脸上慢慢地冷了下来。

    “不孝的人我也不喜欢。而且还要陷害别人,这是无耻不要脸。”燕宁沐浴在宴席上这么多的女眷的目光里,觉得怕得不得了。可是她坐在燕太太的面前,手里用力握紧了楚王的腰牌,却觉得一下子充满了勇气。

    王爷说……她可以更跋扈一些的。

    “把这个不孝无耻,还意图诬陷本姑娘的人打出去!”

    纤细雪白的手指向前一指,一队精兵浑身肃杀从她身后而来,刀剑微微出鞘的声音,令整个宴席都死一般地安静了下来。
    (www.ykanxiaoshuo.com = 易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