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琉璃小师妹 > 正文 第82章第八十二章
    琉璃看着天上妖异的红云片刻, 问炎玺“这个,是我招来的?”

    她不是不知事的小姑娘,自然知道正常修真者的劫云都是黑色的。

    所以,这一世的她,不正常吗?

    这么可怕的威压,比她前世晋级元婴期的雷劫还有过之,可她分明只是在结丹啊。

    只是, 炎玺刚好布完大阵,走到她身边, 蹲下平视着她“如论发生什么事情, 都不要担心,一切有我。”

    原来他早就知道吗?

    琉璃看了看四周,想起筑基时的场景, 心中一动“上一次也是这样?”

    “…嗯。”

    琉璃看着天上妖异的红色,莫名有一丝担忧“炎玺, 一会儿, 会不会有人过来打妖怪?”

    炎玺一怔,沉沉笑了, 他以为她是在烦恼为何为引来红云, 没想到她只是在担心这个。

    将她拥入怀中,揉了揉她的长发“放心, 周围有姬赤布下的阵法, 一般人找不到这里。”

    “嗯。”

    “我布了空间阵, 一旦启动, 自成一界,红云就会消失,外面不会看到。”

    “嗯。”

    她难得这么乖巧,炎玺心中欢喜,笑道“若真有人过来,我打出去就是了。”

    “…嗯。”

    琉璃莫名眼睛有些温热,所以,上次他也是这般悄悄护着她吗?他还做了多少她不知道的事情?

    她抬起手,想回抱他,炎玺却已经放开了她,退了出去。看着空落的手,琉璃觉得心底也空落了。

    炎玺没注意她的神色,他看着天上翻滚的云,知道不能再耽搁。

    神色有些复杂,他最后对琉璃说道“一会儿若是发现什么不可行的事情,不要勉强。”

    琉璃点了点头,心中微动,还有什么她不知道的吗?

    炎玺将最后一颗阵心石放下,嗡地一声,琉璃身边出现一个巨大的结界,像星池里的龙卷风,搜刮周遭所有的灵气朝她身上汇聚。

    天上的妖异的红色消失了,而结界上空,出现了一层血红之气。

    琉璃最后深深看了炎玺一眼,闭上了眼睛,开始运转灵力。

    她已是筑基期大圆满,每一条经脉都被灵力填满,之前一直压制着,现在一旦放开,周身灵力瞬间沸腾起来,撒欢地朝她丹田里冲。

    可她丹田中本就已装满了灵力。外面的想进来,里面的丝毫不让,两者剧烈相撞,琉璃痛苦地哼了一声。

    她小心控制着两股灵力相交缠绕,相互抵消,在两者冲撞的地方,渐渐凝出金色的光点。

    随着灵力消失得越来越多,金色光点也越来越多。丹田里的灵力迅速耗尽,又有新的灵力来填满。

    琉璃吸收灵气的速度越来越快,周遭灵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连灵脉中心都险些供不应求。

    炎龙已经恢复了些许力气,三小只一起走到炎玺身边,巴巴看着他。

    炎玺会意“放心吧,她不会有事。”

    三小只松了口气,蹲在他身边,一起看着琉璃。

    当丹田被金色光点填满时,第一道雷劫已然劈了下来。琉璃自然也发现了,威力比普通的结丹强大了数倍不止,但琉璃已然做好了准备。

    身上飞出一道强大的灵力束,迎着雷劫而去。在雷劫批到结界的瞬间,两者撞到一处,火光四溅,雷劫消失了大半,剩下的一些落到琉璃身上,淬炼着她的身体。

    第一道雷劫结束,琉璃没有立即快速运起功法,吸收灵气化为灵力,不久,第二道天雷劈了下来。

    当第八道雷劫过后,琉璃身上已经有了金丹期一半的威压。

    但炎玺却拧起了眉,他感觉到了第八到雷劫的不同。

    晋级金丹,九道雷劫,一般只有最后一道威势才非同一般。可方才分明第八道雷劫的威力已经堪比结婴了。

    幸而琉璃是空灵之体,灵力比一般筑基期高出许多,顺利扛下,只受了轻伤。

    第九道天雷已经慢慢开始凝聚,只是威压,便已经让人心悸。

    琉璃没有丝毫退缩,飞升天劫失败就算了,若结个丹还出问题,她真怕前世的师父会气得从天上跳下来。

    服下一颗七级极品复元丹,琉璃迅速恢复,灵力因为运转太快,神识和经脉因为负荷太重,隐隐抽痛。

    她耗尽所有灵力在身上布下三层灵力罩,又将姬赤送的防御神器戴在身上。

    准备好这一切,刚好第九道雷劫也劈了下来,狠狠撞在外面大的结界上。

    强力的冲撞形成一道刺目的灵力光圈,朝四周溢开,所到之处,山石崩裂,巨木倾倒,轰鸣声不断。灵力光圈飞出老远,才终于消散。

    这一冲撞没有让雷劫消失,它停在结界上继续朝下压,整个结界都开始不稳地晃动。

    炎玺微微凝眉,快步走上前,抬手放在结界上,浩瀚的黑色灵气正欲沿着结界铺开,琉璃却睁开了眼。

    “等等。”

    四目相对,琉璃看着他“炎玺,相信我可以做到。”

    炎玺看着她,目光沉寂“不准让自己受伤。”

    琉璃笑了,眼睛弯弯的“好。”

    炎玺刚转身退了开去,只听砰地一声,结界破了,雷劫朝着琉璃落了下去,砸在灵力罩上。

    一层,两层,落在第三层灵力罩上。

    琉璃站起来,明亮的大眼看着近在咫尺的雷劫满是战意,没有一丝畏惧。

    终于,最后一层灵力罩破碎,防御神器自动撑开结界,但也不过是多坚持了一阵,便怦然碎裂,雷劫狠狠砸在了琉璃身上,巨大的冲击力压得她一个踉跄险些站立不住。

    此时,雷劫的能量已经减弱了许多,雷电进入琉璃的身体,在经脉和血肉间游走肆虐,每到一处,就是一番腥风血雨。

    经脉断裂,血肉炸开,骨头撕裂,剧烈的痛苦瞬间让琉璃痛呼出声,额上大汗淋漓,嘴角溢下了鲜血。

    长耳见状急得不行,跳起来就想跑过去,却被炎玺一把提在手中“相信她。”

    长耳肥短的四肢不停在空中挣扎,却怎么都挣不开,只能看着琉璃脸上的痛苦,吱吱哭了出来。

    琉璃现在的状态很不好。丹田里的金色光点已经慢慢凝结成一颗珠子的摸样,灵力也比之前强大了许多。她忍着剧痛想调用丹田中的灵力抵抗身体里的雷电,却发现丹田的灵力竟完全失去了控制,不管她如何召唤,仍只是自顾自凝丹。

    琉璃无法,只能铺开神识,从外界吸取灵气,可此时雷电正快速在经脉中游走,灵气根本无法进入。

    眼看血骨肉被一点点破坏,却无法反抗,一切似乎陷入了绝境。

    琉璃的脸色越来越灰败,气息也越来越弱,炎玺已经忍不住想要上前。突然,琉璃胸前想起一道红色光芒,很柔和,一点点包裹住她。

    同时,红色光芒钻进她的经脉,肆虐的雷电像是发现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慌忙逃跑。红芒不慌不忙追在雷电身后,雷电慌不择路,最后竟一头扎进了她的丹田中。

    雷电进入丹田,将其中凝结一半的金丹瞬间搅散,重新变成点点金光。琉璃噗地喷出一口鲜血,显然伤得不轻。

    随着金丹的消失,琉璃重新恢复了对灵力的控制。她气得不行,不顾疼痛,运起丹田中所有灵力,就朝四处逃窜的雷电扑去,将之围在中间,使劲揍。

    雷电没想到逃过了外面的可怕存在,无害的丹田竟也充满了杀机,再想要逃跑,已是不及。只能剧烈挣扎,最终无奈屈服在琉璃的灵力之下。

    红芒见再无危险,转身钻进了千疮百孔的筋骨中。

    琉璃觉得就像是行走在沙漠里,已经干渴得只剩最后一口气,却突然扎进了清凉的灵泉,滋养修复着她的身体。

    断掉的经脉重新连接,血肉一点点恢复原样,骨头也渐渐愈合。同时,丹田里的雷电在屈打中,终于臣服,化为强大的灵力,融入了金色光点中。

    随着雷电消失,金色光点重新凝聚,很快凝成一颗浑圆的金丹。

    在金丹形成的瞬间,琉璃身上的气势瞬间提高了数倍不止,天上的劫云也消失了。

    炎玺见状,勾起了唇,结丹成功了。

    可琉璃没有停止,丹田里还有庞大的力量撑得她生疼。她索性又坐了回去,控制金丹不断吸收丹田里的灵力,同时,继续疯狂吸收外界灵气流入丹田。

    进入金丹期过后,她吸收灵气的速度快了数倍,周围的灵气竟出现了空洞。炎玺再次在她四周摆上了聚灵阵。

    琉璃闭着眼睛,经过锤炼的经脉无比强大,神识也强大了不少。她任由身体疯狂吸收灵力,金丹越来越大。

    这般疯狂的修炼持续了整整一天,金丹初期,金丹中期,金丹巅峰,直到第二天傍晚,竟达到了金丹期大圆满。琉璃内视丹田,金丹上出现了淡淡的虚影,像是人的四肢。

    天上,再次出现妖红的劫云,隐隐有雷声传开。

    连炎玺都有些意外,没想到,她方才结丹竟又要直接冲击元婴。

    琉璃刚想继续吸收灵力,却发现,灵力进入丹田后莫名消失了,同时消失的,还有金丹上的元婴虚影,以及,天上的劫云。

    炎玺看着恢复如常的天色,神色微动,果然如此。

    琉璃又尝试了几次,不管她修炼多少灵力,都会不知所踪。

    她突然想到方才炎玺的话,心中微动,将神识靠近金丹仔细查看。果然在金丹下面的阴影中发现了一道血红色的符印,时隐时现,若不细看,绝难发现。

    那道符印像是一个漏网,只要灵力再多一点,都会尽数被符印吸收,她的修为始终停留在金丹期大圆满。

    琉璃有些不服气,她控制着丹田里所有的灵力冲击符印,可是直到灵力消耗殆尽,符印也纹丝不动。

    无法,她叹了口气,只能放弃。

    睁开眼,琉璃便对上一双深邃的目光。她弯眼一笑,还来不及说什么,便被炎玺一手揽紧怀中,飞进了旁边的树林。

    同时,炎玺抬手一挥,整片山谷中出现一道模糊的波动,山谷里的场景消失了,从外看去,变成了再普通不过的景色。

    长耳和炎龙连忙跟在二人身后,红蛋在地上滚了滚,也想跟上,却被坑边一根突起的木枝绊了一下,掉了下去。红蛋骨碌碌滚进了坑里,停在了琉璃方才坐的地方,正是灵脉的中心。

    红蛋滚了滚,正想去找它的小伙伴,突然察觉到了什么。它围着坑底滚了一圈,越滚越快,最后欢喜地蹦进了灵脉中心一个极小的缝隙里。

    琉璃跟着炎玺刚进了树林,就听见远处有几人朝这边飞来,一道如雷般的大嗓门老远就能听见。

    “咦,怎么什么都没有?你莫不是看错了?”

    “老子怎么可能看错!方才那红云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看到,肯定有妖物在渡劫。”

    妖…妖物?!站在树上的琉璃气得就想冲过去揍他,去被炎玺拉住。

    深邃的眸中掠过一道黑沉,一手捂住琉璃的眼睛,另一只手指微微动了动。

    琉璃正疑惑,就听见远处传来方才说话那人的惊叫声,紧接着是其他人大笑的声音。

    “哈哈哈哈,胖子,没想到你竟然喜欢穿红裤衩。”

    大嗓门又羞又急,嚅嚅道“我我我…我今年犯煞,穿红色辟邪,不行吗。”

    此话一出,又是一番更大的笑声。

    琉璃“……”她已然猜到炎玺做了什么。

    大嗓门手忙脚乱提起裤子,在空间里翻找新的腰带。腰带还没找见,就听见身边的笑声变成了惊呼。

    他抬起头,就见几人看着他的头顶瞠目结舌。

    同时,他也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凉意。

    他摸了摸头顶,入手不是想象中的毛茸茸,而是滑不溜手。

    他的头发……

    大嗓门瞪大眼,大叫一声“有妖怪啊!”提着裤子便跑了

    其他人也觉得此地阴风阵阵,也连忙跟着跑了

    琉璃回过头时,只来得及看到阳光下,一个反光的大光头。

    ……

    莫名的,她一点都不生气了。

    炎玺带着她落回方才的地方,抬手收了结界。

    琉璃这才仔细查看自己,金丹期大圆满,灵力比之前筑基期时强大了数十倍。筋骨血肉经过碎裂重生,变得更加强劲。

    可这一切,都掩盖不了她身上多出来的气息,带着些许妖异,她并不陌生。

    那是只有妖族人才会有的气息。

    她取下颈间的赤钰,轻轻摩挲着,心中溢满暖意,它又救了她一命。

    “炎玺,你早就知道,为何不告诉我?”

    “只想让你少些烦恼罢了。”

    “所以,我真的是妖族。”

    炎玺目光微动“只是半妖。”见琉璃好奇地看向他,炎玺解释道,“只有半妖,才可能会同时拥有人族与妖族的能力,成为空灵之体。”

    琉璃恍然,她看着炎玺,沉默半晌“你也早就知道我身体里有封印咒?”

    “嗯,你筑基时出现过。”

    琉璃垂眸,摩挲着手中的赤钰“这是什么咒?”声音有些低,像是压抑着什么。

    炎玺没有隐瞒“一种血亲咒,只有至亲血亲之间才可施展。”

    “所以,我经脉不通和不能晋级,没有一丝妖族的气息,都是因为血亲咒的关系?”

    “…嗯。”

    琉璃低着头,摸着赤钰的手指微抖。

    炎玺见状,将她拥入怀中,笨拙地安慰道“不难过。”

    琉璃摇头“我没有难过。”

    她退出他的怀抱,晃了晃手中的赤钰,“炎玺,方才最危险的时候,它又一次救了我。那一刻,我就知道,我爹娘一定是很在乎我的。也许,我会遇到爷爷奶奶,也不是意外。”

    任何咒术都是相互的,在对他人施咒的同时,施咒者本身也会付出极大的代价。

    为了让她当一个简单开心的普通人,她的爹娘不知付出了什么代价。若非因为她是转世而来,也许真的会懵懂无忧地过一辈子。

    两世加起来,这还是她头一次对血脉亲情有了深刻的体会,对她素未谋面的爹娘也多了好奇。

    想到这里,琉璃笑道“也不知道,爹爹是妖族还是娘亲是妖族,我长得像谁。妖族人大多长得不好看,我猜,我一定长得像人族的那个。”

    炎玺挑眉“你有没有想过,如今妖族跟修真界对立,你爹若是跟你娘打起来,你帮谁?”

    琉璃并不为难“自然是谁对帮谁。”

    “若都对呢?”

    琉璃抬头看他,弯眼一笑“那就都帮。”

    从来没人说过,妖族和修真界就一定要永世对立。

    炎玺看着她通透的目光,弯起了嘴角“好。”

    “炎玺,我有种感觉,他们一定都是很好很好的人。”

    炎玺笑“现在可想知道他们是谁了?”

    琉璃看着他的神色,他连她的身世都已经帮她查出来了吗?

    这人,到底悄悄为她做了多少事情?

    她有些意动,但想了想,终究摇头“不,我等着他们来寻我。”她身上出现妖族之气,说明封印松动了,封印她的人一定能感觉出来。

    说完,正欲转身离开,才发现身边不见了三小只的影子。

    朝四周看去,才发现长耳和炎龙蹲在大坑中心的地方,似乎有些着急。长耳伸着爪子,似乎在刨着什么,炎龙的尾巴也朝什么地方探进去。

    二人好奇地走过去,尚未走近,便听到轻微的“咔嚓”一声,有什么东西破裂了。
    (www.ykanxiaoshuo.com = 易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