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说 > 都市言情 > 当大佬穿成真千金 > 正文 第68章第 68 章
    听到这两个字时, 祝沧澜有一瞬觉得是不是自己出现了幻听。

    祝沧澜转头看向顾执, 男生眉骨深邃, 轮廓立体,侧脸的线条干净利落, 此时淡色的唇瓣微微抿起。

    她下意识地问“你说什么?”

    顾执正在开车, 不能分神,他好借此机会, 掩藏起眸里的紧张跟忐忑,嘴唇微启, 重复了一遍“如果我赢了,嫁给我。”

    声线清冷低沉,没有丝毫迟疑。

    祝沧澜觉得奇怪。

    她挑了挑右侧的眉毛, 问“这是你想要的?”

    顾执没有转头,两眼目视前方,注意着前方的车况, 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收紧。

    “嗯。”

    一个好听的音节, 缓缓从顾执的鼻腔里发出。

    祝沧澜安静片刻,重新将后背贴在车座上, 缓缓阖上眼,声音里透着她一贯的漫不经心“为什么想让我嫁给你?”

    顾执道没说话。

    “你喜欢我?”

    祝沧澜淡淡地问。

    这一次,顾执没有再沉默,停顿两秒, 开口承认道“嗯, 我喜欢你。”

    喜欢她啊。

    穆淮然也说喜欢她。

    可她不属于这里, 总有一天要回末世,她说打赢她就能跟她在一起,不过是随口一句,他们赢她的几率为零,除非她放水,否则他们不可能赢她。

    “别喜欢我。”

    祝沧澜缓缓睁开眼,眯眼看着前方,语气散漫地道“我不可能跟你在一起的。”

    顾执听了,不过轻扯嘴角笑了笑。

    他知道她说话一诺千金,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几率,他也要试一试。

    半个小时后,车子缓缓停在了祝家别墅楼下。

    祝沧澜在车上小眯了一会儿,察觉到车子停下,她张开眼,顾执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了车,微微侧过身,伸手扶着车门,含笑看她。

    祝沧澜便下了车。

    啪。

    车门关上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祝沧澜瞟了眼停在一旁的黑色宾利,她又不是没见过祝翰平的车,很确定这辆车不是祝翰平的。

    难道家里有客人?

    就在她这么想时,脚步声紧接着响起。

    顾执走到祝沧澜的身旁,同样看到了那辆宾利,他没有说什么,只道“我们进去吧。”

    “嗯。”

    祝沧澜迈开步子,跟顾执并肩朝门口的方向走去。

    刘妈过来迎接他们,顺便从祝沧澜手里接过公文包。

    在玄关处换好拖鞋,祝沧澜随口问“家里来客人了吗?”她已经听到客厅有欢声笑语传来。

    “是啊。”

    刘妈一脸喜色,“那个人你也认识,是——”

    刘妈的话还没完整说完,一道温和清朗的嗓音,从刘妈身后响起,“沧澜。”

    祝沧澜一怔。

    这个声音……

    一旁的顾执,目光越过刘妈的肩膀,在空气中跟沈知行的眼神无声交汇,他眸色微暗,没有想到沈知行竟然回来了。

    沈知行也看到了顾执,他很快将视线重新放在祝沧澜的身上,清透的眸底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喜悦,他叹息了声,嗓音低缓而沙哑“我回来了。”

    祝沧澜上次无意中给沈知行打电话,那已经是一个月前的事了,沈知行在电话里说会回来,她当时没放在心上,没想到他真回来了。

    “嗯。”

    “沧澜回来了,站在门口干嘛,快进来啊。”

    秦佳华一改平日里的愁苦,笑逐颜开,绕过沈知行来到祝沧澜身边,主动拉住了她的手,亲亲热热地道。

    祝沧澜盯着秦佳华的那只手,眉心微蹙。

    唐香兰跟秦佳华素来不对盘,但是人家都亲自上门道歉了,她也不好把气氛弄得太僵,不过这秦佳华什么时候跟她女儿这么熟了,不知道的还以为秦佳华才是她女儿的妈呢。

    思及此,唐香兰也走了过来,不动声色地从秦佳华手里拉出祝沧澜的手,挽着祝沧澜的胳膊,笑着跟顾执道“顾执也来了,快里边请。”

    顾执冲唐香兰礼貌点头,“伯母好。”

    人都到齐了,可以开饭了。

    祝翰平跟沈洪仁说说笑笑地从书房出来,率先落座,其余人则按照辈分依次往下排,唐香兰坐在了祝翰平身侧,秦佳华则靠着沈洪仁坐。

    还剩下四个空位。

    祝向麒想也不想,就坐在了唐香兰旁边。

    这下只剩三个座位了。

    秦佳华思子心切,好不容易盼到沈知行回来,她当然想沈知行坐她旁边,然而经历了三年的离别之苦,她不敢再像以前那样对沈知行独断专行,凡事都会征求沈知行的意见。

    于是秦佳华用小心翼翼地口吻道“知行,坐我身边好不好?”

    秦佳华这些年老得很快,鬓角染了白霜,眼角浮现了细密的皱纹,以前气质高雅清贵,如今周身散发的气息平和了不好。

    对上秦佳华希冀的眸光,沈知行顿了顿,下意识地看了祝沧澜一眼。

    顾执先一步帮祝沧澜拉开了椅子,等祝沧澜坐在祝向麒身旁,顾执神色自如地坐在祝沧澜旁边,刚好将祝沧澜跟沈知行隔开。

    沈知行见状,目光黯淡了下来,安静地坐在秦佳华身边。

    自从沈知行出国后,两家人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一起吃饭了,秦佳华知道沈知行想见祝沧澜,所以才跟沈洪仁商量了一下,领着沈知行来到祝家。

    祝翰平显然很高兴,让管家从他的酒柜里拿一瓶他珍藏多年的好酒。

    祝翰平跟沈洪仁都喜欢喝白的,两人一边喝酒一边聊天,追忆往昔;祝向麒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专心吃饭,一心想长到一米八;唐香兰跟秦佳华吃得少,大多是给其他几个孩子夹菜了。

    祝沧澜碗里的菜堆得有小山那样高,沈知行的碗里也是,只有顾执的碗没装满,为了避免让顾执觉得尴尬,唐香兰偶尔也会给顾执夹菜,让他多吃点不要客气。

    酒过三巡,祝翰平跟沈洪仁都有了醉意。

    秦佳华看在眼里,不断给沈洪仁使眼色。

    沈洪仁没有接收到,光忙着跟祝翰平拼酒了。

    秦佳华不由叹了口气,看向唐香兰。

    “香兰啊。”

    “啊?”

    秦佳华顿了顿,似乎是下定了决心,缓缓道“你看咱们两家是世交,知行跟沧澜,怎么也能称得上是半个青梅竹马对吧?”

    唐香兰一头雾水,问“你想说什么?”

    秦佳华看了眼沉默的沈知行,咬了咬牙,道“知行跟沧澜感情一向很好,咱们两家又是世家,互相都知根知底的,要是知行能跟沧澜成一对,咱俩两家不是亲上加亲吗?”

    猝不及防下听到这么一句话,祝沧澜手一抖,筷子把蒸的酥烂的扣肉戳了个对穿。

    顾执夹菜的动作一顿,缓缓放下筷子。

    “你在瞎说什么啊!”

    唐香兰心下一跳,飞快看了眼未来女婿,急急忙忙地道“我女儿有未婚夫的,她跟顾执已经订婚了呀。”

    刚才那句话,其实是秦佳华擅作主张,事先没有通知沈知行,她也知道自己唐突了,可她不能再忍受儿子不在她身边的日子,祝沧澜人品脾气好不好她都不在意,只要知行喜欢,她不会再反对了。

    想到这里,秦佳华转头看向祝沧澜,“沧澜啊,阿姨不会反对你们来往了,你之前不是很喜欢知行,为了知行差点逃婚吗?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

    “妈,别说了。”

    一直沉默的沈知行出声制止道。

    秦佳华没有继续说下去。

    顾执垂眸,长长的眼睫覆下,遮住了他眼里的情绪。

    “什么逃婚?”

    沈洪仁咕哝了一句,脸上浮现了酒气晕染的红晕。

    祝翰平也没好到那里去,视线模糊,显然喝高了。

    祝向麒停下筷子,眨巴着眼睛,目光在剩下几人身上来回扫视。

    现在是什么情况?他姐差点逃婚?卧槽!好劲爆!

    祝向麒支着耳朵偷听。

    “唐姨,不好意思,我妈她没休息好,她说的话您别介意。”

    沈知行斯文有礼地替秦佳华跟唐香兰道歉。

    唐香兰虽然不待见秦佳华,但对沈知行的印象很好,如果她女儿没有跟顾执订婚的话,知根知底的沈知行,跟她女儿还是很配的。

    尴尬的话题,被沈知行打断后,就没有再继续。

    因为两个大老爷们都喝高了,唐香兰跟秦佳华就分别负责照顾他俩。

    祝沧澜吃撑了,摸着肚子,在祝家花园里散步,消化积食。

    夜风习习。

    风中送来桂花的淡淡香气。

    祝沧澜是从公司回来的,脱掉了女士西装外套,里面就穿了件白色衬衫,快要九月了,气温没有酷暑那么炎热,晚上夜风袭来,还会觉得有点冷。

    她走在前面,一向沉迷游戏的祝向麒,竟罕见地抱着她的手臂,跟她一起散步,而顾执跟沈知行则不远不近地跟在他们身后。

    祝向麒当电灯泡当上瘾了,压低声音问“姐,初恋跟未婚夫,你选哪个?”

    祝沧澜轻拍了下祝向麒脑门,“胡说什么呢。”

    什么初恋?

    “知行哥是为了你回来的吧。”祝向麒八卦兮兮地道。

    祝沧澜“……”

    她回头望了眼身后,隔了段距离,她看到顾执跟沈知行站在一起,两人在看到她回身的那一刹,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冲她露出一个淡淡的笑。

    祝沧澜皱了皱眉,转过身,大步流星地继续往前走,“大人的事情,小孩不要参与。”

    “我已经满十八了,不是小孩了。”

    祝向麒不服气地道。

    祝沧澜嗤了声,道“在我眼里,你永远是那个被我打屁股的小屁孩。”

    被揭开黑历史,祝向麒恼羞成怒,连名带姓地喊“祝沧澜!!!”

    祝沧澜唇角微掀,月光下,她艳丽妩媚的眉眼间勾兑着一丝丝的得意跟狡黠,看起来欠扁极了,祝向麒愤愤,坚决不承认黑历史,“你给我说清楚,你什么时候打我屁股了。”

    “喂,你别跑。”

    眼看着高挑纤瘦的女生要跑没影了,祝向麒咬紧牙关追了上去。

    沈知行看着那道身影渐行渐远,最终消失在树林中,他敛了敛眉,放慢脚步,直至停在原地。

    顾执同样停下了脚步,视线仍然落到女生离开的方向,用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的口吻问“为什么要回来?”

    “因为她回来了。”沈知行道。

    顾执道“她现在是我的未婚妻。”

    沈知行默了默,“我知道。”

    “三年前,我跟祝苍蓝订婚的前一夜,她去找你,想要你带她一起走,如果当时你带她一起出国,我想我今天,就没资格站在这里了。”

    “原来你都知道。”

    “我一直都知道。”

    顾执缓缓转身,面朝沈知行,声音渐渐冷了下来,“你当时已经做出了选择,现在沧澜醒了,你又回来找她,这算什么呢?”
    (www.ykanxiaoshuo.com = 易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