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说 > 都市言情 > 清穿四爷日常 > 正文 第108章第108章
    果新从来没有想过有天雍亲王会大驾光临,早知道他就早点出门或者不出门了, “奴才给王爷请安。”果新虽纨绔, 却十分懂规矩, 更加疑惑雍亲王来做什么?

    “起来吧。”胤禛看了看果新。

    “王爷里面请。”心裕连忙道。

    府中的家丁已经去请老爷出来, 胤禛来到大厅坐下, 心裕嫡长子格图肯带着其他儿子前来拜见,“臣奴才给王爷请安。”格图肯其实很疑惑为何王爷会来府中?就连阿玛今儿也来了,在看看果新,难道是儿子惹祸了?不会吧?儿子虽纨绔败家了一些, 但从来都知道分寸。

    “都起来吧。”胤禛看了看格图肯,这小子能力是有一些, 但并不是特别出众,重在为人老实本分, 跟他阿玛截然不同。

    “谢王爷, 不知王爷前来有何吩咐?”格图肯诚恳的问。

    胤禛慵懒的靠在椅背上, 像是不经意道“吩咐谈不上,就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跟本王做亲家?”

    格图肯整个人都呆了,他刚才听见了什么?王爷说的是做亲家?王爷膝下唯有满满一个女儿, 这是想把满满许给他的儿子?格图肯很自然的看了看嫡长子果兴阿,果兴阿却并没有任何高兴的神采, 反倒是果新为哥哥高兴的笑了, 而格图肯的小儿子则是满满的妒忌。

    “臣多谢王爷抬爱, 臣定当好好管教果兴阿, 不让王爷失望。”虽然他不知道王爷看上儿子什么, 但也为儿子能有这一门好亲事感到高兴。

    心裕一脸复杂的看着嫡长子,呵,等会有他傻眼的时候。

    “你谢本王是应该,但是管教错人了。”胤禛连忙纠正。

    果不其然格图肯愣愣的跪在原地,就连果新都傻眼了,雍亲王看上那个继夫人的儿子了?不能够吧?继夫人的儿子喜出望外,心裕连忙开口,“王爷看中的是你的嫡次子果新。”

    别说格图肯就是果新都傻眼了,果兴阿倒不是那么惊讶,弟弟其实一直很聪明,都是因为自己才会如此,果兴阿很为弟弟高兴能得到这门好亲事,格图肯第一反应跟心裕一样,自己的儿子万一做错什么,犯在王爷手里,那不死也得疯呀,自己的儿子自己疼,“启禀王爷,果新个性顽劣,怕是配不上格格。”

    果新听到阿玛这么说并不生气,额娘在他小时候就去世了,小时候他曾经怨过阿玛,阿玛总因为继夫人不肯帮自己出头,可慢慢长大了,他也明白了,阿玛可以不在乎继夫人却不能不在乎弟弟,一个家庭的维系并不是只有对错,有时候会让他受一些小委屈外,其他的阿玛还是很疼自己的,慢慢的他就做出了改变。

    如今阿玛是怕自己惹祸,到时候保不住自己。

    “行了,你说的不算,果新你自己说,你看得上本王的女儿吗?”胤禛看了看果新。

    果新面对胤禛直视并没有胆怯,“回王爷的话,并没有奴才看不看得上这一说,只有王爷觉得奴才合不合适,不知奴才怎么样才能合适?”

    果新并不反对这亲事,甚至有些窃喜,不为别的,就为将来继夫人会拿捏他的婚事,一定会想尽设法让他娶一个不怎么好的夫人,冲这一点他就愿意,雍亲王人品贵重,他的女儿一定不会差。

    “果新呀,本王对女婿的要求可是很高又很低的。”胤禛说着矛盾的话语。

    在场所有人都疑惑了,继夫人的儿子非常妒忌果新,觉得他如此不学无术怎么配得到这么好的姻缘呢?

    “启禀王爷,奴才愚钝。”果新还真不懂王爷看中自己什么?

    “愚钝不要紧,最重要的是你这个人,有天本王在酒馆碰巧遇见你救了一个卖唱的少女,就因为这样本王看中了你。”胤禛笑笑道。

    果新愣了愣,没想到那一天王爷也在,王爷要是在的话,根据他当时的话,不可能看上自己才对,难道说王爷发现了什么?这一刻果新也不得不说王爷真是聪明绝顶,以前压根没有人发现,就连玛法都没有发现,他也明白王爷为何看中他。

    雍亲王何其睿智,只是一面就发现了端倪,他这些小心眼是逃不过他的眼睛,有些事还是诚恳的好,“启禀王爷,奴才知道王爷为何看中奴才了,奴才能说的是,奴才不能保证一定会如王爷爱福晋一般的喜欢格格,但是做为丈夫,奴才一定尽心尽力,但如果格格她奴才也有自己的底线。”果新万般诚恳道。

    听的心裕跟格图肯心惊肉跳,连忙跪下请罪,“请王爷恕罪!”

    “底线?你觉得你有那个能力跟本王谈底线吗?还是你认为本王的儿子们是中庸之人?”胤禛看了看果新那一脸的不服输,“呵,别跟本王谈什么,你掌握不了别人的命,可以掌握你自己的,你就不想想你阿玛他们?也别跟本王提什么皇阿玛太子哥哥,你觉得你比本王重要?再说了,本王想解决你,也不需要皇阿玛呀,也就是一枪的事,何必如此麻烦呢?”胤禛有多久没见到如此坚毅又倔强的美少年了?看着他吃瘪是多么的赏心悦目。

    果新虽然生气雍亲王的胆大妄为,但不得不说雍亲王说的事实,哪怕他真的一枪打死自己,皇上也不会怎么样,跟他那些功绩比起来,他的命又算的了什么?可怎么想怎么不舒服,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更何况这还是个特例?好气好气好气呀!

    美少年敢怒不敢言的样子,真是太好玩了。

    “行了,起来吧,本王向来很讲道理,本王不勉强,本王的女儿何愁嫁?本王要的是自愿,如果有一天你违背了你的承诺,那么赫舍里一族将要为你的做所作为付出代价,别跟本王来什么逐出家族这一说,子不教父之过,逐出去也改变不了你们的血缘关系,到时候就不知道爱新觉罗家的祖宗会不会显灵了?”胤禛笑笑问。

    听得心裕他们满头大汗,王爷您就别吓人了,真要显灵他们就真的成天下罪人了!

    胤禛的话让果新内心受到了极大的冲击,王爷是一个至情至圣的人,他对儿女的疼爱是不包含任何利益,他可以为了女儿的不幸福不顾一切,不在乎利益不在其他人的眼光,只要女儿幸福就好,这种父爱让他响往也让他感动,也明白王爷的意思,“回王爷的话,奴才明白,奴才愿意。”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娶谁也由不得他,如今雍亲王主动找上门,雍亲王人品如何,大家都看在眼里,能有这样的姻缘,他何尝不喜呢?

    再说因为小时候额娘去的早,他一直渴望一个真正温暖的家,所以这些年他表面流连忘返女色,其实他很洁身自好。

    “果新本王向来说话算数,如果你不愿意,本王绝对不会为难你们,可一旦你答应了,你可想清楚后果?不要一时头脑发热,也不用立即答复本王。”胤禛严肃道。

    “回王爷的话,奴才想的很清楚,奴才愿意。”果新斩钉截铁的回答。

    “好,既然如此,本王会让皇阿玛给你们赐婚,本王就先走了。”胤禛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下脚步,嘴角噙着笑转身看着果新,“果新虽然本王看中你,但是你要明白从来没有岳父会看女婿顺眼的,所以本王讨厌你!”胤禛说完就潇洒的走了。

    留下果新他们嘴角直抽,雍亲王还是一如既往的直率。

    心裕他们并不懂果新答应了什么?“你跟爷来!”心裕格图肯让果新去书房,果新点点头跟过去,“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回玛法的话,这些年孙儿虽好色成性,但其实从来没有碰过任何人,王爷仅凭一面就发现了。”果新现在也不怕跟他们说。

    心裕一惊,“什么?那你那么多银子花哪去了?”不可能白花银子吧?没那么傻的人。

    “额银子是花了,孙儿没办事而已。”果新莫名的心虚。

    这脸打的真响,“你你你你个败家玩意,真当家里的银子是大风刮来的?”心裕第一次对孙子动怒。

    果新可委屈了,委屈巴巴的看了看阿玛,格图肯知道是为什么,“请阿玛息怒,儿子一直都知道,是儿子允许的。”

    果新愣了愣,他猜到也许阿玛都知道,只是没确定而已,心裕傻眼了,“你知道你还纵容?”这傻儿子傻孙子呢!

    “回阿玛的话,这些年来儿子那继夫人没少做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事,但碍于小儿子,儿子警告也警告了,罚也罚了,她还是依旧如此,所以儿臣才默许果新如此。”他那继夫人只是想自己的儿子压果兴阿他们一头,想让他们玩物丧志色令智昏,其他的害命勾当还真没做,不然他也不会只是打罚了。

    就算如此他们吵也吵了,闹了闹,她依旧如此,他也只能把儿子带在身边,果新小时候叛逆,长大后也懂得体谅他,为了让继夫人不太过闹腾所以一直如此纨绔,他不想儿子牺牲自己,可想到小儿子,有时候人生就是那么的无奈。

    心裕也只能叹气,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休妻简单,可小孙子又该如何呢?有一个被休弃的额娘,他的前途婚事也就难了,其实家里最对不起就是果新了,“那王爷到底何意?”

    “回玛法的话,王爷之所以看中孙儿,就是因为孙儿洁身自好,他希望找一位能像他对待福晋一样,对待格格的人。”果新笑着说。

    像雍亲王那般,那岂不是

    “不行,这样太委屈你了,爷明儿去求皇上,你放心,爷一定会”不能一直让果新为这个家牺牲。

    “玛法阿玛,儿子是愿意的,额娘走的早,家里的情况比较特殊,小时候儿子是怨过的,后来长大虽懂,但也有遗憾,雍亲王人品才学如何,大家有目共睹,他的女儿一定不会差,更重要是王爷府上有儿子一直向往的东西,就算没有王爷,儿子也没打算妻妾成群。”经过他小时候的事,他明白妻妾多了,子女多了未必是好事,阿玛表面是放弃他,暗地里请了最好的老师教他,这些都瞒着继母,可这样的日子,他过的一点都不开心。

    心裕他们都明白,“果新,是阿玛对不起你!”当年如果他能更多的了解探查一番,也许就是另一个光景。

    果新摇摇头,阿玛已经做的很不错,有后娘就有后爹的人比比皆是,至少阿玛并没有这样。

    而胤禛回府以后,跟媳妇说了这件事,福怡从不觉得谁会拒绝,晚膳以后,胤禛福怡跟孩子们说了这件事,满满听的小脸羞红,“满满长大了迟早要嫁人,没什么好害羞。”胤禛慈爱道。

    “阿玛!”满满见他这样心里有些难受。

    “放心,你嫁在阿玛身边,想回来随时都可以回来,阿玛想去看你随时都可以,满满,阿玛给你找的丈夫,不够优秀,不够有才华,但会真心对待你,如果有天你的那些堂姐妹们的丈夫各个都比他优秀的时候,阿玛盼望你能明白,对你而言最重要的是什么。”他害怕女儿嫁出去以后被人带左了性子。

    “阿玛,女儿明白,女儿不会在意那些虚荣,只要他真心对女儿好,哪怕平淡无奇,女儿也不在乎。”她这一生就想找一个像阿玛对额娘这般真心实意的人。

    “阿玛你放心,将来他敢欺负姐姐,儿子一定揍的他满地找牙。”敦敦挥阔小拳头。

    “好,敦敦真乖。”胤禛摸摸小儿子的头。

    满满欲言又止的看了看胤禛,最后还是忍不住问了,“阿玛,果新长的怎么样?”她阿玛额娘哥哥弟弟皆是好颜色,万一未来丈夫太丑如何入得了眼?

    胤禛他们愣了愣,福怡蹙着眉头刚想教训女儿,男子汉有责任有担当才是最重要的,就看见胤禛星眸闪亮,真不愧是自己的闺女,这审美真是英雄所见略同,“闺女,阿玛跟你说,果新那长的叫一个英俊潇洒,不仅如此,那声音也非常好听,只看脸听声音,是个女人都想嫁,当然比阿玛还是差一点,但真的非常好。”

    “真的吗?那太好了,当然是阿玛最棒的。”满满也很期待。

    圆圆嘴角抽了抽,阿玛你当着额娘的面夸一个男人,你想过额娘的感受吗?您就没感觉到身边突然多了杀气?

    姐呀,你当着额娘的面怂恿阿玛夸一个男人,你就没想过额娘会翻脸不想要你了么?
    (www.ykanxiaoshuo.com = 易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