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就是超级警察 > 正文 280、陨落【万更求订阅】
    顾晨猛然抬头:“这到底什么情况?为什么小女孩和他父亲会死?为什么?”

    “这个……”也是被顾晨的脾气吓一跳,丁亮顿时哑口无言。

    事实上,作为顾晨的室友,丁亮一直认为顾晨是个好脾气,看待事情,尤其是尸体,从来都不会代入自己的情绪。

    可今天,尤其是现在,顾晨简直就像换了个人似的,完全有点不像之前的顾晨。

    “这……这个小女孩的父亲,开车冲出了高架桥,直接坠落在马路上,当场身亡,而这个小女孩,也是在抢救无效后……刚刚去世。”

    黄尊龙帮丁亮回答了顾晨的提问后,也是不由摘下警帽,一脸沮丧。

    “没有肇事车辆吗?”顾晨问。

    丁亮摇头:“我当时和黄尊龙,还有我们巡逻队的一些同事,正好在附近巡逻,就听见‘砰’的一声巨响,之后大家光顾着紧急救援,也没注意太多。”

    “不过没关系,我已经联系交警队,他们会把监控视频发给我一份的。”黄尊龙说。

    了解完情况后,顾晨这才平复下心情,道:“这个小女孩在抢救的时候,一直在找她爸爸,但是她爸爸当时就已经死亡,于是她阿姨拨通到我号码,让我安慰小姑娘,直到小姑娘去世为止……”

    顾晨也是将今天上午发生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告知给大家。

    “是我打扰到你了,警察同志。”小女孩的阿姨沾了沾眼泪,走到顾晨面前说:“我当时很难过,看着孩子很痛苦,我当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她爸爸已经死了,如果没有爸爸的回应,她肯定是挺不过来的,但是你隔着电话的那个吻,让她减少了很多痛苦,至少她的笑着离开的。”

    “谢谢你警察同志,谢谢你。”

    女子话音落下,再次对着顾晨深深的鞠上一躬。

    “别这样,这是我应该做的。”顾晨扶住她,将她托起。

    情绪是一种非常容易传染的东西,当这种悲伤的情绪蔓延时,就连一旁的卢薇薇,丁亮和黄尊龙,也都不由难过起来。

    卢薇薇用纸巾沾了沾眼角的泪水,难过道:“这小女孩可能才三岁吧,好小的年龄就这么没了,多可惜呀。”

    “是啊,这么可爱的小女孩,太可惜了。”丁亮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黄尊龙则是叉着腰,气道:“这小女孩的父亲,开车也太不负责任了吧?有孩子在车上,怎么能这样开车呢?”

    也就在这时,黄尊龙手机铃声忽然一响,他赶紧掏出手机,点开短消息。

    “是……是车祸现场视频,交警队发来的。”黄尊龙抬头道。

    顾晨、卢薇薇还有丁亮,以及小女孩阿姨,大家顿时一拥而上,将黄尊龙包围起来,眼神死死盯着屏幕。

    “点开看看。”卢薇薇说。

    “好。”黄尊龙也不犹豫,直接点开了播放键。

    画面中,原本一辆黑色轿车正常行驶在高架桥上,可忽然偏离方向,开始走s形道路,再然后,车辆直接冲向一侧高架桥护栏。

    由于速度较快,车辆滑撞在护栏后,忽然失去控制,直接旋转着冲出高架桥,直接衰落在地上。

    此刻,视频结束。

    黄尊龙又再次点开下一个视频。

    第二个视频,是高架桥下监控捕捉的画面。

    当时路面一切正常,可就在此时,一些车辆碎片开始坠落。

    紧接着,这辆轿车硬生生的坠落在路上,将地面砸出一道坑,车辆完全在撞击中发生解体。

    紧接着,是第三个视频,这时候,附近以及开始有群众大量聚集,然后是在附近巡逻的丁亮和黄尊龙,以及巡逻队的其他民警,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对车辆内人员展开施救。

    “就是这样了,我们赶到时,司机当场死亡,他女儿也身受重伤,身上全是血。”黄尊龙说。

    “没错。”丁亮也忍不住插嘴道:“当时这孩子疼得哇哇大哭,后来估计是太疼了,又晕过去了,直到救护车赶来,把他们接走,我们才跟着一起来医院了解下情况,再然后,你们就过来了。”

    “呜呜!”听到这些场景后,小女孩的阿姨顿时捂住脸,哇哇大哭起来。

    卢薇薇也是心生怜悯,赶紧又过去安慰道:“你别哭啊,人死不能复生,节哀吧……”

    就在这时,又有几名警察赶过来,见到丁亮和黄尊龙,也是跟这两人交流起来。

    顾晨平复下心情,走到小女孩身边,将她满脸血迹的脸蛋,用白布盖上。

    入殓师会将她那伤残的脸蛋修补好,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孩子太无辜。

    作为祖国的花朵,还没绽放就已凋谢,这才是顾晨最不愿看到的。

    简单了解完车祸现场的视频后,顾晨转身问丁亮:“死者先前有没有喝酒的症状?”

    “应该没有。”丁亮非常肯定的道:“我们之前也做过这方面猜想,但是从死者身上的情况来看,他并没有饮酒。”

    “没有酒后驾车,难道是旧病复发?”顾晨再次犹豫了一下,然后转身,来到小女孩阿姨的面前,问道:“小女孩的父亲,他生前有没有什么突发性疾病?就比如心脏病之类的?”

    “这个……这个我不太清楚。”女子摇头,表示并不知情。

    “可能医院可以查到相关线索。”一旁的卢薇薇提醒道。

    顾晨来不及多想,将随身携带的执法记录仪打开,并随手掏出笔录本,问面前女子道:“死者叫什么?你能帮我回答一下吗?”

    “可以。”女子擦了擦眼泪,道:“你们想问什么,尽管说。”

    “死者的姓名,身份证号码,还有他的职业……”

    “他叫郝铭,是一名电商,身份证号码是……”

    女子非常配合,将郝铭的基本信息告知给顾晨。

    顾晨也大概了解到,原来这个郝铭,在电商界也算是大有名头。

    三十五岁的他,身价早已突破千万。

    而且手里的电商企业,在整个行业来说,也算是领头羊的存在了。

    “请问你叫什么名字?跟死者是亲属关系吗?”顾晨在了解完郝铭的情况后,抬头问女子。

    “我……我是小女孩的阿姨,跟她爸爸是朋友。”

    “那就是说,你们不是亲戚关系?”

    “是的。”女子点点头。

    “那小女孩的母亲呢?她为什么没有在医院?”顾晨又问。

    女子犹豫了一下,这才有些不太情愿的说出来:“她母亲跟郝铭离婚后,家里一直只有他两父女相依为命。”

    “那你是怎么做到,在郝铭发生车祸后,第一时间知道他出车祸的?可你当时并没有在车里啊。”

    “是……是的,但是,郝铭当时在用车载电话与我通话。

    话音落下,现场所有人,忽然将目光停留在女子身上。

    “你是说……车祸当时,你正在跟郝铭通电话?”顾晨抬头看着面前这名年轻女子,不由好奇的追问道。

    女子抿了抿嘴,点点头:“是的,当时郝铭确实在跟我通电话,他说他已经上高架,还有十几分钟就能到公司,然后……”

    女子忽然停顿了一下,看着所有人盯住自己的目光时,她又道:“然后郝铭忽然不说话,我问了他几次都没有回答,再然后我就听见巨大的撞击生,然后就是碰撞声,差点把我耳朵给震坏。”

    “我当时一想,不好,肯定是出事了,于是赶紧打车来到高架桥附近,果然发现郝铭的车辆,已经破损不堪的在那里,连拍超都摔断成两截,再然后,我就跟着救护车,一直来到了医院里。”

    卢薇薇“嗯”了一声,不由分说道:“这个郝铭,跟你的关系……应该是恋人吧?”

    女人最懂女人,看着年轻女子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不是亲戚很做到这一点。

    于是卢薇薇断定,这名女子,肯定跟郝铭关系不一般。

    女子也不否认,默默点头,道:“没……没错,郝铭他喜欢我,我们两个在一起有半年了,我肚子里还有他的孩子。”

    见大家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时,女子又道:“不……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子,郝铭跟他前妻离婚半年后,我才认识郝铭的,而且我不在乎郝铭带着孩子,说实话,我也喜欢这个小姑娘,我们三个相处的一向很好,原本打算年底就结婚,可是……可是……”

    说道这里,女子忽然又哇哇大哭起来:“可是我们还没结婚呢,他怎么就走了?”

    “他走了,我肚子里的孩子该怎么办?我一个人好害怕,呜呜呜……”

    女子将自己的情况跟顾晨说明后,整个人忽然情绪失控,感觉原本是美好的事情,竟然变成一团糟。

    顾晨也是长叹一声,转身对卢薇薇道:“卢师姐,你将这个郝铭的信息,拿去医院调查一下吧,看看他有哪些从医的记录,尤其是最近的,我在这里检查一下郝铭的尸体。”

    “这个放心,交给我好了。”卢薇薇也不敢拖延,转身就离开了。

    丁亮和黄尊龙面面相觑,也来到顾晨的身边。

    “怎么?你觉得有问题?”丁亮问。

    “不清楚。”顾晨沉思了几秒,道:“但必须要了解这个郝铭,他为什么会突然冲出高架桥?”

    有了上次约翰?劳尔音乐会的事件后,让顾晨有理由相信,司机一改常规,将车辆开出s形路线后,再发生的交通事故,背后必定有其原因的。

    可究竟是什么,顾晨现在也不好说,一切要等卢薇薇的调查结果出来后,才好下最后的结论。

    顾晨收回笔录本,随后从单警装备里,取出了一双白手套,戴在手里准备检查郝铭尸体。

    “对了。”顾晨忽然停止动作,转身问身边的丁亮和黄尊龙:“你们谁能帮我去叫一下,当时抢救郝铭的医生。”

    “我去吧。”一名巡逻队的警察道。

    另一名巡警也说:“我跟他一起去,正好还要跟交警队那边对接一下。”

    两人说完便推开门,朝着楼道口走过去。

    大门吱呀吱呀的响着,让这个阴气森森的停尸房,看上去格外恐怖。

    尤其是头顶上的电灯还忽闪忽闪,感觉随时要爆灯泡一样。

    顾晨再次来到郝铭的面前,将白布揭开。

    女子顿时转过身,不敢直视郝铭的尸体。

    而丁亮和黄尊龙,也都分别戴上手套,跟着顾晨一起围在尸体的身边。

    “都成这个样子了,还有必要检查吗?”黄尊龙感觉有点恶心,胃里有点小倒腾。

    他刚进入警队时,分配到治安岗,很少接触到这种尸体。

    因此在见到这种残缺的尸体时,整个人也是恶心的不行。

    而相比较黄尊龙的恶心,丁亮的反应就要好上许多。

    经常性的街道巡逻,也会碰到一些严重车祸,刚开始会反应强烈,不过之后就好多了。

    现在看来,也是反应不大。

    “黄尊龙,多看几次你就习惯了,你真要想进入刑侦组,这关肯定是要过的。”丁亮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顾晨并没有在意两人的争论,而是将白布揭开到脚部,然后低下头,仔细检查郝铭的头部。

    “这是什么?”顾晨忽然愣了一下,然后用镊子,将郝铭嘴边的一些块状物夹起,放置眼前仔细查看。

    “唔……”见此场景,丁亮一口气没忍住,转身就是一阵呕吐:“呕!”

    “我……我说丁亮,你什么情况啊你?你刚才不是还说要过这关的吗?”黄尊龙对于刚才淡然的丁亮,会突然出现呕吐反应也是颇为惊讶。

    “咳咳!”丁亮咳嗽了两声后,这才站起身,擦了擦嘴角唾液道:“顾晨刚才捏住的,应该是死者郝铭的呕吐物吧?”

    “没错。”顾晨点点头,表情依旧很淡然。

    “天呐!”丁亮不由啧啧两声,道:“这个郝铭死的也太惨了,坠落身亡,连肚子里的食物都给飚出来,太恶心了,顾晨你还是别弄了,呕……”

    一次没呕干净,丁亮转过身,又是一顿。

    “呕!”被丁亮传染的黄尊龙,此刻也没憋住气,转过身蹲下之后,立马呕得一塌糊涂。

    “不要把这里弄脏了,踩到容易打滑的。”顾晨也是被这两人给打败了。

    没这份勇气,过来看检查尸体作甚?

    男子汉气概表现的并不是时候啊。

    没管两人的呕吐,顾晨继续将郝铭嘴边的呕吐物,用镊子装进透明取证袋,并在取证袋上填好编号,用手机拍摄下来。

    “这应该不是坠落伤震出的食物,很可能是车辆坠落前,郝铭发生呕吐之后,导致车辆突然偏离,因此才坠落高架桥。”

    顾晨站着一旁仔细寻思,将这条线索保存在脑海中。

    “难道是郝铭早上吃坏东西?”丁亮蹲着地上,用纸擦了擦嘴角,抬头问顾晨。

    顾晨并没有马上回答他,而是走到小女孩面前,仔细检查小女孩嘴角的状态,随后问女子道:“小姑娘当时在抢救时,嘴边是否有呕吐物体?”

    女子摇头,非常确定道:“没有,除了吐血之外,没有其他东西。”

    “那就是说,并不一定是早上的食物导致郝铭呕吐,两父女应该用的是同一套早餐吧?”

    顾晨虽然现在还无法求证,但是看着郝铭身上的呕吐物体还有很多,不由多想了几秒,随后继续检查郝铭尸体。

    “这又是什么?”顾晨在郝铭的胳膊上,忽然又有了新发现。

    郝铭胳膊的肌肉上,竟然有溃烂的迹象,于是顾晨又来到另一处,发现同样如此,另一支胳膊也有这种迹象。

    “可能是坠落时,被车体刮伤的。”丁亮见顾晨看着腐烂的胳膊,感觉像发现新大陆一般,就连鼻尖都快碰到伤口处,不由提醒了一句。

    “并不是你说的那样。”顾晨站起身,非常肯定的说道:“他这些腐烂的区域,明显是旧伤。”

    随后顾晨又指向一处新伤口,道:“旧伤新伤一对比,从视觉上来说,是具有明显不同的特征,这点用肉眼就能看出来。”

    “难道真是旧伤?”黄尊龙走到顾晨身边,根据顾晨的视觉角度进行观察后,也道:“还真是,伤口明显有色差。”

    “是的。”顾晨直起身体,叹息道:“虽然已经的血肉模糊,但是仔细观察还是有些区别的,这说明郝铭之前可能有伤,而这次的伤,很有可能就是导致他呕吐,并且最终发生车祸的主要原因。”

    “吱呀。”

    就在顾晨说明情况时,两名医生也来到停尸房,直接朝顾晨方向走过来。

    “警察同志,你们找我们过来做什么?是不是有什么需要协助的?”

    顾晨退出一个身位,走到两名医生的身边,问道:“死者在救出车体内,是否当场死亡?”

    一名高瘦的医生点点头:“没错,当时已经没了呼吸,瞳孔也在扩张。”

    “我们当时并没有放弃抢救,依然对他进行各种急救,但是很可惜,死者全身的肋骨多处断裂,整个人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另一名胖胖的医生也补充道。
    还在找"我就是超级警察"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说" 看小说很简单!
    (www.ykanxiaoshuo.com = 易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