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说 > 玄幻魔法 > 灭战时代 > 正文 第二十章 文明的力量
    文明?

    这个陌生的词汇,在男儿国里,几乎从未被提到过。当唐城说出这个词时,现场鸦雀无声。没人知道他想表达什么。就连唐自如与唐木兰,也摸不着头脑。

    然而,此时的唐伯星却忽然紧张地抓着自己的膝盖。

    唐城不疾不徐地解释道:

    “任何聚集在一起的人类部落,只要发展到一定阶段,就会产生神话传说和历史记忆。这些记忆和传说,通过文字和口语流传下去,会在一代代人口口相传中越来越蓬勃地生长,最终演化为文明。一个足够强大的文明,可以释放出惊人的凝聚力,让一个部落进化成一个城镇,甚至一个国家。”

    “所以,文明就像生物一样,具有繁荣和衰亡,具有繁衍的能力,也可以一代代传承下去!”

    “但是,与我们传承血脉不同,人类是血脉的载体,文明却是人类的载体!血脉只能由父亲传给儿子,文明却能由任何人传给任何人。被血脉囚禁和奴役的我们,却能够创造出不被血脉所控制的文明。当文明出现以后,即便人员更迭,世态变迁,创造了文明的第一代人都已经消失,文明依然可以通过另一群人继承下去。文明不需要血脉的作祟,文明完全是人类的记忆和自由意志下的产物!”

    他很想举一个前世的例子。由犹太人的一些思想产生的基督教,几千年来一直影响着西方世界。即便有一天犹太人的基因灭绝了,这个宗教依然会继续存在和演化下去。

    “所以,文明,就是足以抵抗我们纯阳之力血脉的,最强大的武器!”

    唐战木讷地站着,眼神呆滞地望着唐城,半晌没有明白唐城的话。

    文明?如此抽象而空洞的词汇,如何能够与实体的血脉相比较,甚至针锋相对?

    唐战不屑道:“真是信口雌黄,故弄玄虚。文明不过是存在于想象之中,根本找不到实体的东西,居然能影响到血脉?再者,男儿国所有人以追逐力量,成为强者为唯一目标,从未发展过无聊的艺术和所谓神话故事,又怎么会存在文明?”

    “哼,不存在?”唐城冷笑一声,“那现在就让我来揭开谜底吧。男儿国近年来为何人类的情感愈演愈烈,为何血脉之力越来越压制不住人性,答案其实很简单,全都是因为男儿国那本越来越完善的宪法!”

    宪法?

    “呃!”唐伯星听到这两个字,转瞬间就想通了什么,看向唐城的眼神,变得越来越忌惮起来。

    唐城眼睛圆睁而凸起,阴冷狰狞地笑道:

    “为了让全体国民杜绝人性而创立的宪法,随着条文越来越多,对我们的信仰规定得越来越精细,却反而形成了一种文明,感到很讽刺吧?一千年前,当宪法存在的那一刻起,文明的力量就开始浮现,并对抗着我们的血脉之力,国民的人性开始出现了苗头。为了遏制这种苗头,历代国王在宪法当中注入了越来越多的条文,反而是饮鸩止渴,助长了文明的生长!”

    “这就是人类的情感像瘟疫一样开始蔓延的答案!我们有了文明!”唐城最后总结道。

    文明…?

    听得唐城的话,唐战在那一瞬间,突然感觉自己被一箭穿心。他的回忆开始浮现在脑海里,压得他痛苦得喘不过气来。

    他全身的血液混乱不堪地凝成一股股漩涡,折磨着他已经僵硬的躯体。他的心脏像野兽一般跳动着,好像随时要冲出他的胸膛。

    他一下子跪了下来,像个孩子一样眼睛湿润地啜泣起来。

    林惠,原来你留下的那本书,是为了引导我们创造文明啊。如此简单的答案,我却想了如此之久,也破解不了。我是不是很傻?

    我眼睁睁地看着你怀孕的时候,被唐伯星连续七天用炼魂咒折磨,却被血脉之力压制了内心而不敢救你,现在想起来,我果然是愚蠢透顶。

    别人都以为你是难产而死,其实,你在生下唐城之前,就已经死了,唐城是在你的尸体里出生的!

    是啊,就连唐城也不知道,那个想要革命却被炼魂咒折磨七天而死的女货,就是他的母亲,就是你——林惠!

    不过,你应该感到欣慰吧?咱们的儿子唐城,居然破解了你留下来的秘密。他看来,是完全继承了你的心智了。

    可是,我还是好后悔,后悔当初为何不救你……

    唐战已经睁不开眼睛了,他的泪水如决堤的洪水,倾注而下,他的心中感受到的,是无比荒芜的悲凉。

    “看来,开始直面自己的内心了吗?”唐城看着唐战这副失态的模样,忽然感到同情,“我想,你应该很爱母亲吧?像人类一样的爱情?虽然我不知道母亲死亡的真相,但我想,你应该对她的死感到无比痛苦,对吧,父亲?”

    他人生中第一次在唐战面前用“父亲”来称呼唐战。

    父亲…?

    唐战止住了哭泣,迷茫地抬起头来,当他看到唐城的一刹那,绝望的内心忽然出现一丝曙光。

    唐城…儿子?

    他终于注意到了唐城的眼神。

    那种似乎可以看穿一切的眼神,充满野心的眼神,凌驾于千万人之上的眼神。

    那不正是,林惠的眼神吗?

    是啊,他不能保护林惠,但是,他可以保护共同的儿子唐城啊!唐城的身上,也流淌着林惠的血呀!

    “嗯?”

    此时的唐战眼里,焕发出已经消逝了十六年的光彩。他看到唐城徐徐向他走来,并且,向他伸出了手。

    “父王。”

    唐城站在跪着的唐战面前,毫不犹豫地伸出了阔别十六年的手,将依然回不过神来的唐战轻轻扶起。

    那一天,年仅十六岁的少年,帮助世界上的最强者找回了他的内心。

    观众台上的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他们的嘴巴微微张着,眼睛里露出了前所未有的迷茫。

    国王唐战,他们信仰的实体,此时投入了革命的怀抱!

    “直面……自己的内心?”

    此前全神贯注地观战唐城与唐自如决斗的高矮两人,此时若有所思地回忆着唐城的话。

    “是啊,”高个子想起来了,“我在自己的洞府中一直照顾的受伤的女货,即便她痊愈了我也没打算将她处置,不知为何,每天能听到她开心地说笑,就会感到安心。之前我一直逃避这个问题,现在想起来,那大概是爱情吧?那就是人性吧?”

    矮个子也附和道:“对啊,生下我的那个女货,最后死于伤寒,原本尸体应该被扔到荒野,我却郑重地将她埋葬。每每想起此事,都觉得胸口闷痛。那不正是人性么?”

    “我们所有人何必逃避这种感觉?既然它可以让我们觉得安心,觉得欢喜,那就接受它呀!做一个真正的人又何妨啊!”

    顷刻间,众人纷纷站了起来,挥舞着拳头,将此前对唐城与唐木兰的恐惧抛诸脑后,他们异口同声地呐喊道:

    “革命!”

    “反抗我们的血脉!”

    “自由意志万岁!文明万岁!”

    唐城愣了愣,显然对众人的反应感到有些许意外。

    为了追逐世上最强力量而被纯阳之力血脉奴役,彻底抛弃人性的男儿国,在沉沦了不知多少个岁月后,从今天起,他们终于敢挺身反抗压迫自己的命运。

    唐灵无比震撼地看着唐城。这个小小年纪的少年,甚至身子骨都显得瘦弱的人,居然爆发出如此强大的能量,生生地凭借一己之力,影响到了全国上下的所有人。这真是个奇迹啊!

    然而,接下来,却突然发生了一场让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变故。

    唰!

    只见一道风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袭来,带着摧山裂石般的威能,一瞬间劈中唐战的后背。

    “呃!”

    唐战背部顷刻间血流如注,表情更是痛苦万分。

    “你已经完全变弱了,国王陛下。”

    唐伯星在他身后,阴森森地说道。
    (www.ykanxiaoshuo.com = 易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