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说 > 玄幻魔法 > 灭战时代 > 正文 第十八章 比死更可怕
    此时的唐自如,心脏缓慢地跳动着,他无法动弹,甚至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了。支撑着他没有死去的,是战斗下去的意志。

    唐城同样伤痕累累,站着已经很勉强。如果不是最后借助了梦魇心魔的力量,他根本不会是唐自如的对手。但即便如此,现在的他,原气也已经消耗殆尽。

    “还没…还没…完呢…”

    唐城一愣,震悚地看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唐自如已经恢复了些许力气。他咬紧牙关,猛烈地啜泣着,眼角流下两行清泪,被脸上伤口处的鲜血融合成妖异的花。

    “我…我叫唐自如…世间第一的剑士,怎么可能败在这里,怎么可能败给你——唐城!!”唐自如撕心裂肺地大叫!

    他用尽最后的力气握剑,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最终,他向唐城冲了过去,剑尖对准了唐城的胸膛。

    唐城神情淡然地看着向他冲来的唐自如,既不躲避,也不采取任何防御。

    他已经看出来了,现在支撑唐自如战斗着的,早已不是他的肉体,而是他燃烧生命的意志。

    “人这一生,会死两次。”唐城若有所思地看着唐自如的身影,心里悠悠地想着,“第一次,是在呼吸停止的时候;第二次,是最后一次被人提起名字的时候。比死亡更让人恐惧的,是被人们遗忘。”

    “唐自如,那害怕被人遗忘的恐惧,那拼了命也要在世上留下痕迹的欲望,那不惜得罪全世界也要让所有人记住你名字的孤独感——那就是你的人性!”

    “在这个被血脉之力囚禁的男儿国里,你和别人一样,不敢直面人性,不敢直面自己的内心,只有通过战斗来缓解情绪带来的痛苦。”

    唐城目光一凛,看着提剑冲过来的唐自如,忽然身子一挺,垂下的双手握紧了拳头。

    “那么,要如何让你直面自己的内心呢,唐自如?既然你想要让别人记住你的名字,既然你要在这世上留下痕迹——那就让我来记住你,让我来接纳你所有的孤独吧!”

    嚓!

    整个世界忽然变成了灰色。

    “唐城哥哥!”唐木兰无法接受地看着面前的一幕。

    “这小子!”唐灵也瞪大了眼睛,无法理解唐城为何会做出这种事。

    只见幽蛟左须剑,完全地刺进了唐城的胸膛,贯穿了他的整个心脏!

    唐自如目光呆滞地看着自己所做的一切。

    他的表情已经麻木,身体也已经麻痹,思绪一片混沌,虽然已经击中了唐城的要害,他感觉到的却是无比的空虚。

    没有人知道唐城为什么要这么做。唐自如的攻击,不过是没有使用任何原气能量的,最普通的冲刺,就算是个凡人,都可以轻而易举地躲开,但唐城却硬生生地将这次攻击接下。

    唐城的心脏已经失去了跳动的能力,殷红的血液汨汨流出,被饥渴的幽蛟左须剑吞噬着。

    “承认吧,唐自如。”唐城脸色苍白地笑着,“你表现出来的狂妄,只不过是在逃避内心的孤独。在这个被诅咒的男儿国里,你或许还不认识自己的情感,但是在国外,每个人都知道如何排解这种孤独。他们结婚生子,他们组建家庭,他们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那种幸福,是被血脉之力蒙蔽了的你无法想象的。”

    唐自如忽然瞳孔放大,仿佛被闪电击中。

    “我体会到了你的孤独,你能体会到我的野心吗?眼睁睁看着这个国家所有人的人性被血脉之力折磨和摧残,却不采取行动?你明白我为何要革命吗?因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不敢直面自己的内心。”

    “呃!”

    唐城痛苦地吐出一口鲜血。

    唐自如感觉到温热的泪水在自己的脸上流淌,除此之外,他没有任何感觉。

    “看来,我马上就要死了。”唐城依然淡淡地笑着,“想要革命的我,甚至想要主宰这个世界的我,也只走到了这一步而已。但是,这场革命仍然要继续下去,就像曾经有一个想要发动革命,却被炼魂咒折磨七天而死的女货一样,我也不过是革命的洪流中一个牺牲者而已。唐自如啊,如果你已经看清了自己的内心,那就作为新一代的革命者,努力地活下去吧!这才是一场真正的战斗,不会被后人遗忘的战斗!”

    扑通!

    唐城像失去重心的麻袋一样,瘫倒了下去,身子重重地摔在地上,再也无法爬起。

    他的脉搏已经停止,血液已经停止流动,心脏已经彻底破坏。他已经彻底地死了。

    “不会…被后人遗忘的战斗?”

    唐自如两眼无神地看着倒在地上的唐城的尸体,思绪混乱不堪。他总感觉自己顿悟了什么,却无法明晰地表达出来,就像是倒映在水面的月影,凌乱不定。

    “唐城…死了?”

    唐战看着唐城的尸体,不知为何,心中产生了一股莫名的惆怅。

    他想不明白此前竭尽全力战斗而且已经看到胜利曙光的儿子,为何会在最后死在如此普通的攻击之下,也想不明白儿子嘴里念叨的革命究竟有何等的魔力可以让其付出生命的代价。

    只是,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心,在此时此刻,似乎缺了一角。他忽然感到难以呼吸,眼眶发热。他想要大声地呼喊些什么,想要用某种声音来表达此刻的心情,但他迟迟没有这么做。

    “唐城哥哥…死了…”

    即便是在唐城倒地许久,唐木兰依旧无法接受地紧紧地盯着唐城的尸体。她那迷离恍惚的眼神里,始终带着一种淡淡的忧伤。

    是啊,我死了…

    唐城残存在世间的最后一点意识,变得越来越微弱,逐渐被深不见底的黑暗所笼罩。

    原来死是这种感觉,真的跟唐木兰说的一样,就好像睡觉…

    “真是个狂妄的疯子,不可理喻!”

    但是突然间,他那微弱的意识里,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梦魇心魔吗?对了,我怎么把你给忘了。”唐城苦笑道。

    “把我忘了?你以为此前签订的契约是儿戏吗?这么轻易地就死了,我迄今为止借给你的力量又算什么?或者说,你早就料到,我不会这么让你死了?”心魔怒不可遏地说道。

    “是啊,如果我现在死了的话,你就得不到我的灵魂了。现在的你,无论如何也要把我救活,是吧?真是可笑,自诩为恶魔的你,却在意着别人的生死。这恐怕比那些无情的人类,还要让人感到温暖呢。”唐城不无嘲讽地说。

    “拿我跟恶心的人类相提并论?哼,小子,你还真是把我惹生气了。人类可以尔虞我诈,撕毁契约,但魔鬼不会!我现在的确会救活你,不过三年之后,我要让你体会到比死亡还可怕千倍万倍的痛苦!”

    “咦,怎么回事?”

    正准备过去收尸的唐战,忽然看见唐城胸口的创伤,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他那颗破碎的心脏,正重新组建起来。

    唐城,正在复活!

    唐战无比震恐地看着这一幕,睁大了眼睛。这情形,已然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

    唐自如也愣神地看了过来,不知为何,看到这一幕,他心底忽然流过一丝暖意。

    没过多久,唐城就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
    (www.ykanxiaoshuo.com = 易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