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说 > 玄幻魔法 > 灭战时代 > 正文 第十七章 唐城vs唐自如 在世上留下痕迹
    “要…”高个子半晌呼吸不过来,死死地盯着战况,“要结束了么?”

    唐萧许久没有开口了。唐城的实力,显然也完全出乎他的意料。如果这场战斗,唐城获得胜利,那他毫无疑问将是年轻一辈的最强者。就算失败,他的实力也已然凌驾于其他所有人之上。

    唐城,是个名副其实的,战斗天才。

    有那么一瞬间,他坚信,这个十六岁的少年,在数十年后的未来,会成为这个世界的第一强者,甚至超越现在的唐战。

    “换心剑法,创于西方。”他忽然悠悠地开口自喃道,“西方有一小国,曾出现一个圣人。此圣人为了救国,被人钉在十字刑具之上,饱受七七四十九天酷刑。临死的时候,他将自己一缕残魂偷偷藏匿在一柄剑中,并在剑里,创下了换心剑法的最后一式。世人往往只能找到换心剑法的前两式技能,却极少有听说过,换心剑法还有第三式。”

    “哦?”矮个子闻言,颇迫不及待地问道,“难道这第三式,已经被唐自如学会了吗?”

    “不知道,唐自如老弟曾在一次闲聊中说起过此事,但极为模糊,模棱两可。”唐萧摇了摇头。

    场上,唐自如依靠蝴蝶痕的速度,颇为勉强地躲避着唐城的攻击。只要得到一点点间隙,他就急忙掐诀,显然是为某种技能做着准备。唐城也察觉到了对方的动作,火箭术毫不停歇,向对方追杀着。

    大部分人对唐城的态度,已经一百八十度地改变了。十六岁的家伙,能把十九岁的强者压着打,不让对方有占上风的机会,这是多么让人无法理解的事。

    半盏茶工夫,唐自如身上,又多出三道火伤,可以说是伤痕累累了。然而,他手上的动作却丝毫不停,身上的绿色光芒越来越盛。

    所有人都看出来了,唐自如一定还有后招。但在眼前这样的劣势下,这个后招,是否能扭转局面呢?

    无论如何,现在唐城所要做的,必然是在唐自如那后招使出来之前,先彻底击溃他。他刻意分配起火箭术的射击数量,将唐自如缓缓包围起来,纵然有蝴蝶痕的帮助,对方的闪躲余地,也越来越小。

    “差不多了。”唐城自念了一句。

    他已经彻底看穿对方的动作,预判到唐自如下一步所要闪躲的位置,数十发火箭已经往那个位置齐刷刷射出。这个位置,对方已经没有地方躲了。

    然而,诡异的一刻发生了!

    此时的唐自如,忽然停止了躲避,脸上忽地露出一个让唐城捉摸不透的狰狞笑脸。

    “是差不多了。”唐自如狂妄地道。

    此刻的他,身上绿色光芒闪耀到了极致,数十道火箭准确无误地刺穿了他的身子,他却丝毫没有显露出痛苦的样子。

    “死…死了吗?”观战的众人疑惑不已。

    已经被射中的唐自如,眼睛虽然睁着,却一动也不动,身上被火焰贯穿,血液刚刚流出,就被火焰燃烧蒸发成血汽。他,已经像一个燃烧的稻草人。只有那柄幽蛟左须剑,依旧静静地悬浮于身前。

    剑在人未必在,但剑亡人必亡。

    此刻的唐自如,已经闻不到有什么活着的气息。

    可是,唐城却丝毫不敢放松。刚才对方那让他捉摸不透的笑,让他直到现在依旧保持着随时攻击的状态。

    忽然!他隐约中,看见火焰中的唐自如,微微抬头,开口道:

    “换心剑法第三式圣痕!!!”

    紧接着,唐自如的肉身,与那把幽蛟左须剑,同时消失不见!

    “啊…啊…”高个子就好像喉咙里卡着了东西,像石头一样呆坐着,“换心剑法…真的有第三式!”

    唐萧一言不发,眼睛虽看向场地,却更像是在陷入回忆。他的眼神里,有着的是妒忌、羡慕还是欣慰,抑或是对唐萧这个往日有些许交集的朋友感到欢喜,谁也看不出来。

    嘶啦!

    突然,毫无征兆的,唐城的手腕处,竟凭空开了一道口子,鲜血溅射而出!

    没有人看出唐自如从哪下的手!

    嘶啦!

    唐城身上又多出一道伤口。就好像那伤口从他自己身上爆裂而出一般。

    唐城皱紧眉头,牙齿轻轻咬住,目光斜视,却始终看不到攻击的来源。

    唐萧闭上了双眼,嘴角微微上扬。

    “没用的,唐城啊。”唐萧心中默想着,“整个空间,都已经成了唐自如的刑架,你无从逃脱。你现在是被绑在刑架上的受刑者,只能默默忍受了。”

    “不过…没想到换心剑法最后一式,要祭出自己的全部灵魂。现在的唐自如,应该已经把自己的一切全都交给了剑,无论结局如何,这场战斗以后,他都将成为彻底的幽蛟左须剑的奴隶。”

    唐萧咬了咬下唇,忽然觉得口中有些许苦涩。

    “自如老弟,你的实力,总是胜我一分。任何对手,你都不当回事。今天为何会对这家伙,使用了万劫不复的招式?恐惧吗?还是不甘?不甘输给唐城,这样一个后进之辈?”

    忽而地,他陷入到回忆当中去。他回想起他们初相识时的场景。

    自如老弟,那时候,你还只是个刚刚年满十六的青涩小子。在藏经阁挑选心法时,与我偶遇。

    “喔?这位兄长也是剑士啊。我叫唐自如,将来世界上的第一剑士!”那时候,你这样对我说,我颇为的不屑。狂妄的人,我一生不知见到了多少。

    可是,我却低估了你为了获得力量,愿意忍受多大的痛苦,付出多大的代价。你不惜舍弃自由,成为剑奴,不惜甘冒奇险,与我一同步入极境之地寻找宝藏。

    “这是上古蛟兽的尸骸,看来却被人捷足先登了,有用之处所剩无几。不过竟然有两根蛟须化为化石,藏匿在黑土之下。萧兄,蛟兽左须属性极阴,于你无用,我便拿去了!”

    你征战沙场,杀人如麻,无数凄喊哀啕,你都视若无睹。可是,每次灭杀一批人时,你都要把年岁不足十二的童子放走。

    “杀了你全家全族的,正是我,天下第一剑士,男儿国唐自如!带着对我的仇恨变强吧,去找我报仇吧!下次相遇,来取走我的性命吧!”

    每每你一脸严肃地说出这句话时,我都大惑不解。

    “傻子吗?居然还有不嫌仇家多的?”

    那时候,我恼怒至极地冲你大吼。

    可是,你却总是回头,对我淡淡一笑。

    后来,你终于招惹到一个你惹不起的族群。对方的长老,得知自己全族被灭,杀了上来,你没过几招,便重伤落地,好在唐族的高层恰好赶到,救下了你。

    那时候,你奄奄一息,以为自己命不久矣。然而,你眼中神色,却光明如旧。

    “萧兄,我是个剑奴,这辈子再强大,也只是幽蛟左须剑的傀儡。那么,即便成为了天下第一剑士,又有谁会记住?人们只会记住我的剑。他们会想当然的以为,只要谁得到这把幽蛟左须剑,他们也可以做到。”

    “所以,我要所有人都记住我的名字。记住我的名字。记住我叫唐自如,天下第一剑士…”

    说到这里,你眼中厉色一闪,额头青筋暴起,在失去意识前,你猛烈地呼吸着,说出最后几个字:

    “我要在这世上,留下我唐自如的痕迹。”

    ……

    嘭嘭嘭!

    唐城身上的伤口,像鞭炮一般,噼里啪啦地响着,转眼间满目疮痍。任谁都看得出来,承受这般打击,他的肉体已经达到崩溃的边缘。

    下一秒,他很有可能就因失血过多而昏迷过去。

    他痛苦地喘息着。

    “唐自如!”他吐了口黑血,踉跄着说着,“此前我始终不明白,你杀人的时候,为何总是要留下一个活口,为何那么积极地出国征战,为何要所有人记住你的名字。但当你使出这一招时,我能感受到了。”

    唐萧一惊,看向唐城的目光,变得更加骇然。自己与唐自如有过了解,才会知道对方的底细,而这个少年,竟然这么快已经看穿了对方的内心么?

    “藏在你心里的,是害怕被遗忘的恐惧!”

    唐城双拳在胸前相抵,眼睛死死闭上,对着自己的内心喊道:“心魔,我现在需要你的全部力量,毫无保留地给我吧!”

    他的脑海里,赫然出现一个狰狞恐怖的魔鬼,发出令人骇然的淫笑。

    “真的要这么做吗?使用我的全部力量,后果可是很严重的,你可得做好准备啊。”

    “少废话!”

    那一刻,从唐城身上,所有喷涌而出的血液,都忽然化为金色的光粒,仿佛有了生命一般,跃动起来!

    “这是……?!”

    唐战一愣,仔细辨认起来,但是以他的阅历,也始终无法看出这是什么招式。

    唐伯星此时更是一头雾水,他根本无法理解自己看到的一切。这种招式,即便是钻研过无数武决的他,也看不出任何端倪。

    所有人都不知道,这根本不是武技,这是牺牲自己的灵魂,与梦魇心魔签订契约所换来的力量啊!

    唐城,将自己外流的血液,转眼间炼化成了原气,将自己牢牢包裹而住!

    “散!”

    唐城大喝道。

    金色光粒,如同火药一般,爆炸开来。整个禁制空间,顿时被金色原气所覆盖。

    等到金色光芒散去后,只见半空中,那把幽蛟左须剑,缓缓地下坠…

    剑落了地,依旧挣扎着,发出最后的墨绿色光芒,就好像心有不甘,要挣扎着继续爬起…

    “呼哧…”

    唐自如的身体,从剑身上缓缓地钻出,趴在地上,看起来虚弱无比,根本没有动弹得力量。
    (www.ykanxiaoshuo.com = 易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