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说 > 玄幻魔法 > 灭战时代 > 正文 第一章 不战,即亡!
    “呼…呼…”

    唐城急促地呼吸着。

    他跪在大殿的石台上,双手被结实地绑在身后,鲜红的血从额头沿着脸颊滴落到胸膛,双眼被凝固的血液浸染得狰狞恐怖。

    “呼…呼…”

    他什么也听不到,只能听到自己吃力的呼吸声。

    这个区区十六岁的少年,此时脸色苍白,却目露凶光,恨不得…

    恨不得将台下数不清的看众全部击溃。

    “杀了他!杀了他!”

    这些看众们神采奕奕地看着他,高举着手,喊叫声振聋发聩,像是心底积压许久的压抑,此刻终于能够得到释放。

    “呃…”

    一个有些娇嫩的声音忽然在他的左侧响起,听起来虚弱不堪。

    他下意识地扭头看去,他的身边,还有一个年纪与他相仿的少女,同样绑着,同样跪着,同样满身伤痕。

    “唐木兰吗…男儿国长老唐灵的女儿,居然也被判处了啊…”

    他转身向审判台上的高层看去,唐灵坐在一个毫不起眼的角落里,面无表情。

    “女儿要被处决了,父亲却无动于衷,果然…果然是男儿国的做派。”唐城苦涩地想着。

    是啊,毕竟,她可是国内,唯一的女子后代。

    男儿国,一个被诅咒的国度,一个强者为尊的国度,一个——只有男性的国度。

    千百年来,这块土地上没诞生过一个女孩。这里的男人,要延续后代,必须出去,到所有国家去掠夺女人。这些女人只有一个功能:为他们怀孕,为他们生下后代。然而,他们的后代,永远是男孩。

    永远是男孩,就永远需要掠夺女人。所以,永远需要发动战争。周边的国家,无不对男儿国恨之入骨,但男儿国永远不会被消灭。

    因为,这里只尊强者。强者的一切品质都被刻入全体国民的血液里,一切弱者的缺陷都被他们所抛弃。亲情、友情和爱情,这些弱者才会追求的东西,在他们眼中不屑一顾。

    必须变强,变得更强,才能掠夺女人,才能不被消灭,才能传承血脉。

    男儿国宪法第一条:不战,即亡!

    “没事吧。”唐城随口问道。

    唐木兰看着台下沸沸扬扬的一群人,颤抖着身子,稚嫩的小脸却毫无表情,只是眼神恍惚道:

    “好像有点疼。”

    唐城苦涩地笑了笑。

    他与唐木兰交集不深,只感觉是个有些内向的女孩。这样的女孩,如果出生在外面的国度里,再平凡不过,但在男儿国,那就是让所有人都无法接受的事。

    千百年来,男儿国第一次生下了女子后代!

    长老们检测过唐木兰的血脉,她的确是货真价实的男儿国后代。但他们不敢相信,不愿相信。如果连女人这种弱者都能够传承男儿国血脉,那么他们迄今为止坚定不移的信仰,就要被彻底击溃!

    男儿国宪法第二条:女人是天生的弱者,任何人不准对女人动情!

    “杀了她!杀了唐木兰!”

    随着唐木兰的苏醒,众人的注意力随即被转移,盯着唐木兰呐喊。

    唐城冷冰冰地看着他们,他们厌恶的眼神里藏着的,是一种恐惧,一种足以抹灭他们存在意义的恐惧。与其说他们对唐木兰怀着憎恨,更不如说是怀着这种恐惧。这种可以颠覆他们认知,让他们不再发现只有男人才是强者的,恐惧。

    他面带嘲讽地冲他们笑了笑。真是个荒谬的国度,真是荒谬的一群人。

    他与他们不同。虽然同样有着男儿国的血脉,但他的灵魂,却是从一个遥远的蔚蓝星球穿越过来的。

    穿越过来之前,他是个精神病人,在精神病院呆了十年,有一天突然毫无征兆地逃了出来,被一辆车撞死。

    那时候的他,意识混沌,灵魂像是被困在一个狭小的牢笼里。穿越来后,灵魂重新附身在这具肉体上,意识忽然豁然开朗。

    具有正常人类情感的他对男儿国的所谓信仰嗤之以鼻,根本不屑一顾。从小时候开始,就一直表现出了叛逆情绪。

    直到最近,他公然向全国发表声明:他要革命!

    他要彻底修改男儿国的宪法,他要提升女人在宪法里的地位,他要将友情亲情与爱情的价值观灌输进全体国民心里!

    毫无意外地,他很快就被逮捕了起来。亲自下达逮捕令的,正是男儿国第三十六任国王,他的亲生父亲——唐战!

    “王子殿下,我们好像是要被处死了?”唐木兰咳嗽一声,双眼迷离地对唐城问道。

    唐城尴尬一笑。

    这小妮子似乎反应慢半拍,现在才发现么?

    “是啊。”他点了点头。

    “死是种什么感觉,和睡觉一样么?”唐木兰继续问道,“死后也会做梦吗?如果会的话,在那个梦里,我也会死吗?”

    唐城沉默了。他不知该怎么回答。

    死?真的会死么?

    他还什么都没有做,他才十六岁,他的满腔热血都还没有挥洒。

    但他不后悔。他相信男儿国这种模式不会永远持续下去,因为世上一旦没有女人,他们就会灭亡。

    所以,他们再如何强大,顶多只能称霸一方,让周边国家进贡女人。而他所要做的,是主宰全世界。他的野心比所有人都要大,这种野心不允许他卧薪尝胆,不允许他屈服于他看不上眼的男儿国民。

    “安静!国王陛下驾到!”

    忽然,所有人都沉默了,刚刚还在声嘶力竭呐喊的众人,此刻忽然卑微起来。

    国王唐战,男儿国里的最强者,男儿国宪法与信仰最坚定的拥护者,所有人都甘心臣服。

    他是唐城的父亲,但他更是男儿国的国王,众人信仰的实体。

    他身批金色战袍,刚毅的面庞不怒自威,只是靠近,就给人一种难以呼吸的压迫感,那是只属于强者的威压。

    他负手从殿外缓步走进,一直走到石台前,盯着唐城看着:

    “唐城,你可知罪?”

    “我犯了何罪?”唐城问道。

    “违反了一百四十九条宪法,如果真要判刑,你已经足够死上一百次。”唐战淡淡道。

    唐城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

    “是啊,我违反了一百多条宪法,但有一条我却坚定地执行着——”

    他的眼神忽然狂热起来。

    “我的所作所为,已经是在向全体国民宣战,这正是在履行宪法的第一条:不战,即亡!”
    (www.ykanxiaoshuo.com = 易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