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说 > 科幻小说 > 重生之名门锦绣 > 正文 201:神医曲清嘉
    纳兰锦绣按照自己调过的方子,在青稞中又加了几味药材,在驿馆后院放了两口大锅,开始煎药。负责看火的几个人,按照她的吩咐,把火苗一直维持在文火的状态,要把锅里的药材煎得浓浓的。

    “郡主,喝了这个大家就不会觉得冷了吗?”看火的侍卫冷得嘴唇都青了,身子颤抖着问。

    纳兰锦绣点头,对自己的药效也不是太确定,毕竟她还没有用过,但是她对自己的医术还是有信心的。而且之前在神农百草的时候,她也详细了解了青稞的药性,现在这方子指定要比他们之前用的那个还好。

    纪小白见纳兰锦绣一直神态专注的盯着锅里的东西,见她离火太近,就怕她一不留神烧到自己,就诚惶诚恐的跟在她身边。纳兰锦绣看他寸步不离的跟着自己,有些无奈:“你跟的这么紧做什么?难不成你想尝尝这锅里的东西?”

    纪小白摇头,很耿直的回答:“我怕火烧到你。”

    纳兰锦绣无语,她这么大个活人看个炉子还能被火烧到?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真以为谁都同他一样白.痴?

    纪小白一见纳兰锦绣那副样子就有些怕怕的,她和一般女子不一样,那些有关温柔贤淑的词语和她压根儿就不沾边儿,她若是心里不痛快了,就想着办法收拾人。他只好硬着头皮道:“少爷让我寸步不离的跟着你。”

    好吧!纳兰锦绣不得不承认,谁都知道只要把三哥搬出来,她铁定是没法子的。她只好无视自己身边,总戳着这么个木头疙瘩似的人,径自看锅里的药。

    “老远就闻到了药香,原来竟是有人在这煎药。”从门口进来一个体态修长,着一身月白色锦衣的青年。

    纳兰锦绣只觉得这人的声音有些耳熟,但具体什么时候听过,她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她抬头看着他,只见那人气质矜贵,眉眼生得甚好,只不过笑起来有些痞痞的。

    “你这方子好,分量和比例都是最佳。”那人对着药气挥了挥手,一副认真嗅着的模样。

    纳兰锦绣眼角抽了一下,不是她不相信,而是这人说话也太不靠谱了些,哪有人闻着药气就能知道药材的配方、分量和比例。即便是她自认为医术已经足够精湛,要想确定配方还是要看药渣。要么就是把药物的成用水化开之后细细了,才能确定有什么,这种方法是绝对不可能看出比例的。

    那人看了她的样子,大概就知道她心中的想法了,于是又笑道:“你可是觉得我在信口开河?”

    “是不是信口开河,还要看你能不能说出这个方子?”

    那人挑了挑眉头,笑意更浓了,他停顿了一下,口齿清楚地说:“你这里主要的药草是青稞,剩下的配药还有附子、干姜、桂枝和籼米,比例均是一比一。”他说到这里,又用力吸了吸鼻子,一副十分认真的模样,然后笑着道:“你在这里还加了葱白。”

    纳兰锦绣惊得什么都说不出来,只呆呆的看着他,这人是怎么猜到她的药方的。这药方在她心里并没有写出来,她配药的时候身边的那些人都是看不懂的。这几种药材虽说不多,可也不少了,如果说是误打误撞猜到的,几乎不大可能。

    难道这人真的是神医?

    纳兰锦绣心中狐疑,不禁用眼睛把这人从头到脚细细打量了一遍。那人倒是大方,由着她看,一点儿都不避讳反而还笑得爽朗。她怎么看也觉得这人不像神医,行医者大都端庄持重,他这副痞里痞气的样子,和大夫都不沾边儿,更不要说是神医了。

    “我都把你的药方说出来了,你还真是不信我?”那人又道。

    纳兰锦绣摇头,嘟囔了一句:“也许你就是懵到的。”

    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姑娘你这样说就有些不讲道理了,怎么可能懵对?我又不是撞了大运,若是这种概率都可以懵对的话,那我今天就去赌场,肯定顺风顺水,赢他个盆满钵满。”

    纳兰锦绣对着人就更没有好感了,她现在明明就是一身男装,怎的一眼就被他看出了是女儿身?这人的眼睛也有些太过锋利了。而且她女扮男装就一定有自己的用意,一般人即便是看出来了,也不会说破。他可倒好这般大声地说,就怕旁人不知道她是女扮男装的似的。

    那人一对上她的眼神,就诚惶诚恐的摆了摆手,笑着说:“你莫要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我不称呼你姑娘也就是了。”

    “你……”纳兰锦绣竟不知自己该如何接话。

    他哈哈大笑,又道:“这位公子,请问贵姓?”

    “我都不知道你姓什么,凭什么要告诉你?”

    纳兰锦绣的语气说不上温和,甚至有些针对,可那人却浑然不在意,仍是摆着一张笑脸:“我姓曲,名清嘉,姑娘,哦,不对,应该是小公子,你唤我曲先生,曲大哥,曲清嘉都可以。”

    纳兰锦绣:“……”

    “来而不往非礼也,我都已经告诉你了,姑娘是不是也得有些诚意?”

    纳兰锦绣想了想也对,但却不打算把自己的真实姓名告诉他,因为这人随口一说的指不定也是化名。她一本正经的扯谎:“我姓纪,家中排行老三。”

    “噢……”曲清嘉发出长长的一声,又像纳兰锦绣刚才打量他那般,从头到脚把她打量了一通:“原来是纪三姑娘,不对,应该是纪三公子。也不对,这三公子叫起来怪生疏的,不如我就唤你三郎可好?”

    三郎?纳兰锦绣无比庆幸自己现在没在喝茶,不然一定会被这个人呛死的。她摆了摆手,拒绝:“曲先生还是不要这般叫,家中也没有人这般唤我的。”

    曲清嘉点了点头,得寸进尺的说:“那你不妨把闺名告诉我,我也好称呼你。”

    “不必了吧。”

    “不可,万万不可,一定要的。”

    纳兰锦绣正在纠结该给自己起个什么名字的时候,就扫到了戳在那里的纪小白,她笑了笑,道:“我叫小白。”

    “小白……”曲清嘉淡淡的唤了一声,随即哈哈大笑。

    “这名字就那么好笑?”纳兰锦绣从来没觉得纪小白这个名字有什么异常。

    “纪小白,难道不好笑吗?”曲嘉反问。

    纪小白真想问问他有什么好笑的,可他不敢,因为他实在是没有胆子去揭破姑娘扯的谎。所以,他不仅要默默忍受着那人嘲讽自己的名字,还要忍受着他家姑娘笑得前仰后合。他知道,她那是在笑他。

    “对了,你这方子是怎么想出来的?尤其是葱白,许多行医之人都不知道,葱白可以最大程度发挥青稞的作用。”

    纳兰锦绣默了,说真的,她也不知道葱白还有这个功效。当初只不过是考虑到葱白是温补之物,可以治疗寒症,所以才加了少量。

    曲清嘉一触及她茫然的目光,就知道她这可真是误打误撞的。他忍不住又笑了几声,摇头道:“你这丫头倒是个有福气的,你这一碗药喝下去,所有患寒症的人都能好个七七八八。”

    纳兰锦绣从来没觉得自己的药可以这么神奇,她不禁有些怀疑这人是不是在信口开河。对于她怀疑的目光,曲清嘉丝毫不在意,只笑了笑,露出一口雪白整齐的牙齿。

    纳兰锦绣从来都没见过比他更爱笑的人。就来了这么一会儿,他似乎就笑了不下十几次。不过她必须得承认,这人笑起来虽然有些痞,但依然掩饰不住身上的矜贵之气。

    “我看你年纪不大,医术似乎不错,不如同我盘盘道?”

    “盘什么道?”

    “自然是医道。”曲清嘉斜了她一眼:“如果你要跟我谈论求仙之道,想长生不老的话,我倒是也通晓一些的。尤其是对炼制仙丹,以及如何辟谷颇有心得。”

    纳兰锦绣觉得他现在就是在疯言疯语,这世上哪有什么长生不老之术?若真是有的话,早就被皇室贵族争相追捧了。

    曲清嘉可不觉得自己是在说疯话,他对这个小姑娘还挺感兴趣的,确切的说,是他对所有医术好的人都有兴趣。尤其是对那些年纪轻的,因为年轻才有无限可能,上升的空间也就越大。

    “我只是通晓一些粗略的医理,和您这种闻一闻就能猜出药方的神医是没法比的,所以盘道之事还是省了吧。”

    曲清嘉自然能听出她话语中的抵触,完全是一副不想同他深交的样子。看样子他得先露一手,让这小姑娘对他心服口服,勾起她的求知欲才行。于是乎,曲清嘉就夸下了海口:“寒症十分顽固,最容易有后遗症,有你这一碗药,再行针一次,他们患的寒症便可痊愈。”

    他这话是勾起了纳兰锦绣的兴趣,行针之事她也不是没想过的,只可惜患寒症的人太多,一人大概要行针三次,她一个人短时间内根本就做不到。若这人说的是真的,只行针一次的话,又有他帮忙,一定就可以事半功倍。
    还在找"重生之名门锦绣"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说" 看小说很简单!
    (www.ykanxiaoshuo.com = 易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