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说 > 武侠修真 > 惑世妖皇 > 正文 第058章:山雨欲来
    凤翔。

    花浮宫。

    一片愁云惨淡。

    花容本就消瘦的脸白惨白惨的,冷亦非渡了她千年修为,花容才悠悠转醒。

    “九哥哥……”花容按着眉心挣扎着坐起,“我这是怎么了?”

    “你兴奋的太过了。”冷亦非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

    他刚探了她的神灵封印,没有异相,许是突然练成秘术兴奋的过了头,一个激动乐过了去。

    “唉,我这就是传说中的乐极生悲了吧。”花容摇头晃脑装作老学究的样子道,随即俏皮的吐了吐舌。

    “你呀~”冷亦非宠溺的看着她,摸了摸她的发。

    “九哥哥,我真的炼成凤唳九天了吗?”花容摸着脸,有些不敢置信的问。

    “是。”冷亦非郑重点点头。

    “真是不敢相信啊,我也有今天!”花容感叹一声,美美一笑。

    真没想到她也有炼成凤族最高秘术的这一天,虽然她的修为还不够发挥出秘术的最强威力,但也足够令她欣喜。

    先练到最高重,至于威力不威力的,以后再说。

    “丫头……”

    冷亦非看着花容喜不自禁的脸,犹豫再三,还是开了口。

    “嗯?”

    “龙族出事了,我想回去一趟。”冷亦非睫毛垂下,遮了眼睛,看不出情绪。

    “出什么事了?”

    “不知道。”冷亦非摇摇头,“你昏倒之后,龙族放了赤焰弹,那是主丧信号……”

    “啊……那什么你回去吧,不用担心我。”花容打断他支吾的话,会心一笑。

    天帝是他父尊,血浓于水,他此刻一定心急如焚,却还能守在她身边,她已经心满意足了。

    “对不起,你刚刚才醒过来我却……”

    “我没事的。”花容朝他露出甜甜的笑,“你也别太急了,天尊那么厉害,肯定不会有什么事的。”

    “你好生歇息,我去去就回。”

    “去吧去吧,我在这儿等你回来。”

    “三天,最晚三天我便回来。”

    “好。”

    =

    九天之上,云海之涯,一角青蓝衣袍随风翻飞。

    左奂立于云头向天边眺望着。

    天地一片静静沉沉,有风有云,却没有他要等的人。

    等了许久,等到没了耐心。左奂失望的敛了神,默默转身便欲离去,就在他转身刹那,一道银光破空而来,乱了风云。

    转身刹那,眼角余光瞥到云深处乍起亮光,左奂一喜,蓦的转身。

    却见一道银光落地,化而为人。

    “九弟弟,你可回来了。”左奂上前一步,给了他一拳。

    “六哥,发生什么了,怎么放了赤焰弹?”冷亦非匆匆来到左奂面前,问。

    左奂闻言目光黯了黯,半晌才道,“天机阁你那一掌,伤了父尊本源。”

    “怎么可能?”冷亦非错愕,即便那日他用了全力,可是以父尊的修为,断不该伤到一分。

    “你可能不知道,你渡劫失踪的那段时间,父尊和凤主交手被偷袭断了尾,折了修为只不过父尊好强,一直强撑着。你那一掌,父尊没有防备,又因为身有旧伤,以致于被震断了神脉。你知道的,父尊最是好面子,所以一直也没有求助他人,单凭一身修为吊着,撑了百年到底捱不住,倒了下来。”

    冷亦非闻言,心中猛的一震。

    二哥告诉过他父尊被凤主断了尾,他知道的啊,只是他没想到父尊竟会伤的那么重,重到会被自己那一掌所伤……

    左奂没有发现冷亦非的异样,继续道,“百草医仙说父尊的神根已经枯萎了一半……”

    “父尊现在在哪里?”冷亦非听到这里,蓦的打断他的话,问。

    “养心殿。”

    =

    日头高悬碧天投下耀眼的光,洒在山海各界的大地上。

    光影之厦倚于巍峨宫殿之下,被高大树冠剪了一地,零零碎碎。

    清风徐徐,盛夏日里,透着几分清冷凄凄,连带着显得轩宇宫殿都变得淡黯兮兮。

    养心殿内,金丝帐里,昔日容光的天帝早已失了神气,静卧在榻上,唇色惨白似剥了皮。

    吱扭一声,门开了,又轻轻关闭。

    榻上,天帝的睫毛颤了颤,更弱了呼吸。

    随即有轻微的衣袂摩擦声起,轻碎的脚步声在榻边停止,于榻前沉默久立。而后“噗通”一声于榻边跪地。

    之后是一阵冗长的沉寂,只有熏香袅袅腾起,记录着时间的点点流逝。

    “咳~咳咳~”

    不知跪了多久,榻上人突然一阵猛烈咳嗽,乱了气。

    冷亦非忙上前去为其抚胸顺气。

    “父尊,您怎么样?”冷亦非一脸急灼之色,紧张的说。

    “咳~”

    天帝止住咳嗽,缓缓睁开眼,看到冷亦非放大的脸,嘴角微微一牵,似欣慰似淡然。

    “你回来啦~”天帝艰难吐出四个字。

    此刻的天帝褪去了一身君袍半生王权,只是一个慈祥父亲。

    天帝伸出手去够冷亦非的脸,声音怏怏带着怀念,“咱们父子俩已经好久没见……”

    “是儿臣不孝,儿臣对不起您。”冷亦非侧脸去够天帝的手,有泪在眼眶打转,“对不起,我不知道您……”

    “不是你的错。”天帝摆摆手,“你走之后,我有细细思考过,那件事不怪你,是父尊做的错了,可惜父尊想通的太晚了。”天帝垂下手,摇摇头,轻叹一口气。

    “我已经处理了天机一族,算是替凤家那丫头报仇出了气,希望你不要再怪父尊了。”

    “父尊哪里的话,儿臣哪有资格怪罪于您。”冷亦非看着天帝惨白的脸,只觉得如鲠在喉,难受的紧。

    父尊从来凉薄,对他却从未冷漠。

    他是堂堂天帝,自己那般叛逆,他竟都不气,还处处维护自己。

    “不怪就好,不怪就好。”天帝终于松了口气似的紧紧拉着他的手,一遍遍道。

    “父尊……”

    冷亦非刚一开口,天帝便摆摆手,示意他住口。

    “我让他们放赤焰弹便是为了走之前可以再见你一面。父尊有话要与你说。”天帝咳了两声,正色的说。“你是我最出色的儿子,这帝位一直都是你的。只是原本想着在你飞升上神之后再将帝位传与你的。如今看来,需要提前准备让位事宜了。”
    (www.ykanxiaoshuo.com = 易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