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说 > 玄幻魔法 > 空间重生之鬼医商女 >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女孩子的眼泪金贵着呢
    韩硕咧嘴一笑,看着那女人,有些痞坏的道“你看我敢不敢!”

    “我,放我离开!”女人慌了,她可不想被抓到刑捕房去,若是去了,她家丈夫就会知道自己和儿子做了什么,不,不可以。

    女人开始发疯,孩子们还真的不太敢拦她了,曹铭和苏伟昌可不管,加上一个不嫌事多的聂艾嘉,三人将那女人直接按在地上。

    直到刑捕房的人到了,这女人都没能挣扎开。

    “三个小家伙不错啊,以后有没有兴趣成为刑捕,保护大众啊。”民捕赞赏的看着三人,笑问道。

    聂艾嘉直接摇头,道“不不,我更愿意入部队,为炎华出力。”

    “好志向。”民捕也没想到,这女孩子竟是有当兵的打算,苏伟昌的话,倒是真的心动了“刑捕么?”

    曹铭只笑不语,他的追求是跟随姐姐,进入异人局,更想默默的保护大家。

    民捕乐呵呵的笑笑,没再说什么,看着女人,很不解“瞧你穿着也不错,怎么就这么想不开,跑来学校闹事?”

    “我闹事?那女人把我儿子命根子给踢废了,我儿子一辈子都完了。云城建筑的小开,若是不能生下下一代,我你们家那么大的产业,谁来继承?我不找她找谁!”女人疯了一般,怒视着安宁。

    安宁笑了笑,上前几步,平静的看着那女人“你如此确定你儿子废掉是因为我?那天的事情,你当真以为没有认证了是吧?我是踢了他,但是为什么踢他,还不是因为他是个人渣,想在公车上欺负女孩子?那一脚的确会让他疼上几天,但不至于废掉,至于为什么废掉,你与他心里都有数。”

    “你承认就好,我不管,我儿子就是因你才废掉的!”女人却是不管,开始胡搅蛮缠了。

    韩硕嗤笑一声“你儿子废掉了,这么值得你骄傲吗?”

    “有什么老师就有什么学生,瞧瞧这老师什么德性!”女人又将矛头转向了韩硕。

    韩硕无所谓的耸耸肩,安宁却是开口了“云城建筑,嗯,还算是个不小规模的产业。不过,若是让云城的老总知晓他一心想要拿下的项目,被自家的婆娘和儿子作没了。不知道你和你儿子可还有出路,哦?”

    “你想做什么?”女人突然警醒起来,警惕的看着安宁。

    安宁勾了勾嘴角,笑了“不才,皇朝集团如今的当家人,正是小女的辉爸爸,回去告诉费老板,z市的土地,永久对云城说拜拜。他今生永远别想踏足z市,在z市建造任何一间房子。”

    “不,不可能的!”女人惊恐的睁大了眼睛,云城是不小,可是与皇朝集团比较,却是小巫见大巫,云城如何能跟这样的企业碰撞。

    民捕们也好奇的看了安宁一眼,对于安宁认了个干亲的事情,学校里都知晓,却是不知她认的这个干亲竟是如此大来头,学生们也纷纷咋舌了。

    “带走。”民捕们将那女人给押走了,安宁看了看在场的学生们,笑了“耽误大家吃午餐了,今天,大家的午餐我安宁包了,算是感激大家对我的维护和帮助。”

    “哦!”孩子们还是蛮单纯的,能省下午餐钱还能跟学校风云人物的学姐相识,如何不兴奋开心。

    安宁带着大家去了食堂,让食堂阿姨给两荤两素一汤,这是今天学校里最好的饭食。

    随后又带着曹铭几个去小卖部买了好多件饮料过来,分给大家,整个食堂和乐融融的。安宁的名气,在一中也是越发的响亮了。

    当晚回去,赵埕华与赵绍辉也在安家,对于云城小开对安宁下手,其母去学校闹腾的事情,他们今天下午就知晓了。

    爷孙三个商谈了一下,一致决定,将云城赶出z市,安宁更是给赵绍辉点出了好几块可以开发的地方,并标注了,哪里适合建造居宅楼,哪里适合建造办公区,或别墅商场等。

    赵绍辉一一记下,一抬头已经凌晨了,父子两连忙起身道别,拿着商谈好的方案回去行动了。

    安宁关了灯,回房进入青岚中与旭奕卿相聚。

    一晃,又到了周末,辉爸爸那边已经开始打压云城,费运成最近当真是忙的不可开交。

    儿子废了,老婆跑去找人麻烦又被拘留了,想去保释却被拒绝,说她带人闯入学校放肆,这件事影响太大,一中许多家长请愿这样的人必须严惩。所以刑捕局总局的局长都被惊动了,决定拘留一个月给予惩罚。

    这边还没完,另一边的文件一个个全被驳回回来,费云成再一追问,才知道得罪了谁,气得他差点脑溢血厥过去。

    这些日子正在四处求人帮忙,想找人牵线找赵绍辉赔罪呢。

    周六这天吃过早餐,安宁对苏正晖还有林余燕道“外公,外婆,今日也没什么事,不如我陪您们出去走走吧!”

    林余燕惊喜不已,期盼的看着外孙女。

    她知道,她以前太过伤这个外孙女的心,虽她愿意让自己住在家里,可是她对自己不亲昵。

    今天,外孙女能说出陪她出去走走,她心里简直不要太高兴啊。

    看出老伴高兴的样子,苏正晖笑呵呵的点头。

    说走就走,今天天气很好,路上的积雪也都化光了,安宁陪着两个老人慢悠悠的走着,朝珍宝轩的方向晃去。

    走至孝民路,前面不知为何围了不少人,林余燕好奇的探头看了看,安宁觉得老太太很是孩子气,便领着朝那边走去。

    安宁暗暗使了点手段,那些人让出一条路来,安宁三人走到前头。

    被围观的是一对小情侣模样的年轻人,男人一直沉着脸,女孩子满面是泪,拉着男人不肯放开他,甚至都要跪下去了。

    男人看着人越来越多,脸上越发的不耐,对那女孩道“你放开我!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徐雅玲,我求求你放过我,我根本不喜欢你,当初是你死缠烂打的追着我不放,我妈妈正好又住院了,你跑来跑前跑后的照顾,我这才一时心软和你在一起了。本以为我能和你走下去,你对我家和我也真的很好,我都知道。可是两个人在一起,至少得是心甘情愿的对不对?我和你理念不一样,越相处,我越觉得你我不合适。求你放了我吧!我真的不喜欢你!”

    “邓鹏,我求求你,不要离开我,我会改,你说的那些我都改,改成你喜欢的模样好不好?我求你不要离开我,我真的很爱你,很爱很爱!”女孩说着就要跪下去,安宁突然上前,一把扶住那女孩。

    女孩跪不下去,泪眼婆娑的看向安宁,那男人也看过来,随后惊艳在其眼底绽放。

    好个漂亮的女孩子。

    周围的人越发的精神,以为安宁也是其中一员。

    男人眼珠一转,故作温柔道“你怎么来了,我会好好处理的,你放心等着,我等下就陪你去逛街。”

    “渣渣!”安宁嗤讽的瞥了对方一眼,看向女孩时却是露出温柔的神色,看着她诚挚道“我不认识他,也不是他口中所言要陪逛街的人。这位姐姐,请你记住,你也是你爸妈期盼着来到这个世界的,是被期望着养育长大的。你并不比谁差什么,相反,你五官比例很好,父母健在,与兄长关系也好,一生虽无太大的贵气,却可富裕一生,乃是大大的旺夫之命。”

    “这位姐姐,你记住我今日的话,男儿膝下只有黄金,女儿家膝下却是钻石宝石,也不可随意与人跪下,和矿工还是这样一个不爱你的人渣。女儿家的眼泪与身子一样,都可金贵着呢!”说完,那女孩不再挣扎,慢慢的被安宁扶了起来,她眼中还挂着泪痕,看着安宁,眼底满是感激。

    “这样的男人,不适合你,此番他愿意与你分手,却是你的幸运。他面相和命数可不太好,不是良配,如他所愿,分了吧!”安宁看了男人的面相,对女孩笑着道,随后又小声道“你且看着,今日放弃,不需半月,此人必然会回头来纠缠于你,时间能治愈一切。”

    女孩子眼泪慢慢擦掉了,听了安宁的话,再看男人那番作态,看热闹的人们脸上或嘲笑或惋惜的模样,女孩好似想通了。

    “邓鹏,我如你所愿,我放你自由,我们分手吧!”女孩鼓起勇气,看着男人说出了分手的话。

    那叫邓鹏的男人见她这么洒脱的说了分手,却又有些不得劲了,可看到安宁的容貌,又放弃了那一丝丝不舍的想法“哼,早点分手不就好了,真是丢人!”

    说着,转身离开了,当初怎么就脑抽同意了谈恋爱,这世界多么美好,还有大把的漂亮姑娘等着他呢。

    “祝你好运。”安宁冲那女孩子笑笑,徐雅玲感激的点点头,诚挚道“谢谢你帮我,还那般的开导我,我二十多岁还不如你一个小姑娘活的明白。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在掏心掏肺的对他,会好好陪伴家人。”

    “能这么想就对了。”苏正晖和林余燕相扶着过来,笑呵呵的说。

    “谢谢你们,也祝你们好运,幸福。”徐雅玲有些不好意思,脸颊微红,弯腰之后,笑笑离开了。

    安宁摇摇头,看着女孩洒脱了,可那红着的眼眶却证明着,这段情她不可能这么快走出来的。

    “外公,你们还走得动么?”安宁笑问两位老人,苏正晖夫妇在安家住了这么些日子,身子早就被养的很好了,身上的暗疾都被安宁给治好了,长期使用灵食,身子骨比一些中年人还要好。

    “挺好的,这天冷,多动动才好。整日呆在家里享受地暖,骨头都快软了。”林余燕笑呵呵的说道。

    “你外婆说得对,不过宁宁,你想带我们去哪里啊?”苏正晖好奇的问道。

    安宁笑笑,神秘道“等下外公就知道啦。”

    苏正晖笑着用手指了指安宁,道“调皮。”

    安宁笑的开心,勾着两人的胳膊,一路走到珍宝轩。

    “这不是那个咱们市里火得不得了的珍宝轩么?那天我在外头晒太阳,十栋那家的老太太还跟我炫耀来着。”林余燕看着珍宝轩,她不认识字,但是珍宝轩这三个字她却是见过的,就是那个老太太首饰盒上的印记嘛。

    “原来你想带我们来这里呀!”苏正晖乐了,看着林余燕一脸不解的模样,又看了看安宁,这才道“这是你外孙女的产业,珍宝轩,是你外孙女一手创立的,没靠任何人。还有啊,泽源那个物流公司的启动资金,小芸他们的店铺,都是这孩子投资的。”

    林余燕直接傻了,她怎么能够不吃惊,原本外孙女异于常人已经很让人惊讶了。

    没想到她竟是优秀到了这等地步。

    “进去瞧瞧吧!”安宁扶着他们踏入珍宝轩,池塘没有结冰,依旧流动着,里头的鱼儿亦是欢快的游着。

    院子里种着好几株梅花,此时开放的正美。

    安宁进了大厅,却是看到了一个意外之人,不是旁人,正是方才那个要闹分手的邓鹏。

    那男人也看到了安宁,看了看身边在看珠宝的女人,还是在其耳边说了句话,那女人转头,年纪有三十左右了,看到安宁还笑着点了点头。

    男人走了过来,咧嘴笑道“哟,小妹妹,你是不是看上哥哥了?竟还跟来了这里?”

    安宁用看智障的眼神看了对方一眼,微微摇头,销售小姐也是一脸这人是哪里来的神经病?

    “大小姐,要不要?”销售小姐看着安宁询问需不需要找安保过来请他出去,安宁笑了“不用,他不是来消费的么,咱们没理由将给咱送钱来的人赶走不是?”

    “听阿鹏说你是他表妹,来,嫂子送你一个礼物,还请不要嫌弃啊。”正说着,那女人却是走了过来,听到女人这么说,男人脸上闪过一丝懊恼和后悔。

    安宁看向女人,笑了“不用了,我并不是他表妹,不过方才正好看到他和女朋友当街闹分手,才见过一面罢了。这位姐姐,你可要考虑清楚哟。我瞧这人估摸着是看中了你的身份和钱,才跟你在一起嘞。”

    “她说的真的?你有个刚分手的女朋友?邓鹏,你好得很!”女人脸色猛然变了,气恨的瞪着男人,显然也是受害者,被骗不少时间了。

    男人慌张了,随后怨毒的看着安宁“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偏偏要来坏我好事!”

    “不是你先招惹我的么?记住,不是谁都是你可以随便招惹的,就你这样的,送一百个给我,我都不想要!”安宁毫不客气的嘲讽道。

    男人看了看女人离去的身影,再看看走过来的安保,用手指了指安宁,好似警告似得,转身追了出去。

    “当真是不要脸,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甚至还不止,还看着旁人锅里的。”销售小姐无语的吐槽,安宁乐了,拍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

    “外公我带你们四下看看,外婆也看看有没有什么看中的,今儿我买单。”安宁对家人还是挺大方的,林余燕如今还算不错,前世已经都过去了,今生她至少回头了不是,便不需要太多计较了。

    “不用了,外婆什么都不缺,你给我的,我很喜欢。”林余燕摇摇头,不过看到外孙女的珠宝店这么火爆,她还是很开心的。

    一楼看完又去了二楼,二楼的人一点也不比一楼少,包间更是全满了。

    安宁一边带着两人逛,一边给林余燕介绍这些个柜台里都放着些什么样品种的翡翠。

    “哎哟,你个老不死的,走路能不能看看啊!就这么直直的撞过来,差点将我手里这对宝贝给摔坏了!”女人尖利的声音传来,安宁皱眉看去,只见对方小心翼翼的打开,里头放着一对果绿带粉紫的镯子,很清新,也很活力。

    “怎么了?”包间里又走出一个男人来,五十不到,微胖,眼下浮肿不太精神,看了其容貌,安宁嘴角微微扬了扬。

    “老公,你看啦,我方才抱着咱们的宝贝出来,却是差点被这老不死的给撞到摔坏了。”女人靠在男人怀中撒娇,不依不饶。

    安宁眸子眯起,看着女人道“你再将你那句话说一遍试试!”

    “说就说,我怕你啊,老不……啪啪啪啪啪!”那个死字还没出口,脸直接被抽了好几下,瞬间就肿了起来。

    “啊,我跟你拼了!”女人将盒子转身递给男人,就张牙舞爪的扑了过来,安宁一手抵住对方的额头,女人用尖利的指甲去挠安宁,却始终碰不得。

    孙威就在那男人身后站着,看安宁玩的开心,也就没有出声,给安保一个眼神,让他们在一旁守着。

    “这位小姐,不觉得太过分了么?我老婆就算说错了什么,也不该上来就打人,不是吗?”男人拉回女人,对安宁皱眉道。

    长得漂漂亮亮的,怎么脾气就这般火爆?

    “哦?那我骂你老不死的,你高兴?”安宁反问,男人噎住。

    安宁笑了“看吧,你自己也不想被人骂老不死是吧?她是一个成年人了,这般呵斥我的外公外婆,她难道就没想过她的爸妈若是哪天走在路上被人指着鼻子骂,她会怎样?”

    “谁敢!”女人插嘴,男人气恼的瞪了她一眼,随后对安宁违心的说了一句对不起。

    安宁却是摇头“抱歉,我不接受,所以方才打她的那几下,算是扯平了!”

    “谁跟你扯平了,怎么就扯平了!”女人却是不肯就这么算了,又要上前,被男人给呵斥住了“够了,你还要胡闹到什么地步!不嫌丢人!”

    女人被男人呵斥,眼底满是委屈,看着安宁的眼神,恨不得要将安宁给吃了般。

    可想到那对母子如今的惨状,她不敢胡闹,她还要给她儿子筹谋呢。

    “对不起,既然小姐也说两清了,那么我们便先走一步了。”男人实在没脸继续待下去了,安宁也不想纠缠,男人拉着女人付了钱,直接离开了。

    在这二层的大多都认识安宁,见那男人得罪了安宁不自知,又想到对方这几天来的碰壁,一个个偷笑起来。

    z市的市场他们分还不够了,这外省企业还想注入进来,简直就是做梦。

    今天安宁之所以过来,是因为拍卖行今天下午有竞拍,陪着两位老人用过午餐,参加了下午的竞拍。

    林余燕捂着心口,简直不敢相信,外孙女最赚钱的不是珠宝,而是这个拍卖生意。瞧着那满座的场地,和每个拍卖品上台都被哄抢的模样,林余燕越发后悔当初的蠢笨。

    若是她如老头子一般,一心护着几个孩子,护着小辈,又何故会有如今的隔阂感。

    傍晚时,安宁接到苏丽芸的电话,说今晚她要陪爸爸参加一位老总的生日宴会,晚上不回来。凌学智也拿了一张请柬过来,问安宁要不要去参加那位老总的生日宴会,安宁说不去,凌学智便带着妹妹秋蓉去了。

    安宁带着两个老人去吃了一顿养生锅,又看了一场昆曲,这才和两个心满意足的老人回家休息去了。

    回到家,牛燕闻声出来,安宁询问之后爸妈还没回来,也没多问,让苏正晖二人早些洗漱休息,她也回房去了。

    洗过脚,洗漱完,躺在床上,林余燕突然感慨道“老头子,原先的我真的太混了,好在宁宁还愿意原谅我,还愿意接受我。”

    “别想太多了,孩子如今愿意接受你,你便好好的,不要再整什么幺蛾子出来,一家人好好的,比什么都好!”苏正晖道。

    “我知道,我不混。”林余燕应声,苏正晖笑笑,道“成了,别想太多了,早些睡吧!今儿跑了一天,充实,也有些乏了。”

    “嗯。”林余燕是带着笑意入睡的,安宁进了青岚,先看了看那吉泽空二人的情况,天武大陆的时间与外界时间一致,没曾想几日不见,这两人竟是变成了如此狼狈的模样。一开始这两人还仗着武功想作威作福,后来被狠狠教训了一顿,如今手脚经脉全数断了,武功被废,成了两个乞丐,只为活着。

    不得不说,这两人也够拼的。

    ------题外话------

    今天还有六千,往后写,妖精很顺。

    改文却是有些卡了,因为前面改了,后面就必须全部改,不然很难,妖精在努力与后面氏族大比的章节融合。

    这前面的,就有些卡顿了。今天就六千,等融合了,后面的更新给大家多截点字数。

    最近生理期,拒绝不好的评论,我会化身怼人小可爱哟!眨眼,卖萌。

    就这样哈,我去接着往后写,下午继续捋改文的部分,还有差不多三四万字,我刚才看了,三四万左右就能写到氏族大比那块了。这三四万我得好好想想该怎么改的好看些,又不偏离我原本想法。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www.ykanxiaoshuo.com = 易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