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见众生皆草木 > 正文 078 收好,我的抚养费34
    .. ,我见众生皆草木

    姜哲头皮发麻地给将虫子抓在小罐子里后,用木塞紧紧地塞住瓶口。

    便随手甩在弗陵手上,眼不见为净,便急急忙忙地寻水洗手。

    可心底的恶心感却没有因此消减多少,而是不自觉地在脑海中回放着刚才的画面。

    “周笙,我不舒服。”

    弗陵忽然抓了他的手臂,指着树梢上的窝,“上面有个麻雀窝。”

    姜哲头皮发麻。

    弗陵摇他的手,“我就喂它点东西吃,你就去搬个梯子过来。”

    姜哲对她的撒娇置若罔闻。

    人家在外面安家落户过得好好的,偏偏周笙总想着去打破人与动物间的生态平衡。

    可擒住她的手,用力握紧,被她的温度渥着的那瞬间,心底的恶心感消散了不少,像滑进了水中,洗净周身的疲惫和尘垢,越发不愿意松开。

    她的时冷时热,无一不吸引着,飞蛾扑火。

    “抓着我疼。”弗陵急眼。

    姜哲盯着她瞧,心底不由自主便软了下来,屈膝蹲下,单膝跪地,沉闷道,“周笙,养你一定要好多钱好多钱,难怪周怀隽会犯法。”

    弗陵怔住,嘴角轻轻地往上扬起,坐在他肩膀上,右手绕过他肩膀,被他右手攥紧,左手被他的左手扣着。

    身子缓缓站定的时候,她感觉不到任何前倾的动作,他的身体很稳,动作也慢,攥着她手的动作却十分地紧。

    弗陵借着他的力道,看着燕子窝里的那只眼神警惕的麻雀,折了一根树枝,将玻璃管里的小虫子叼出来喂它吃下。

    “在孵蛋啊,好好孵啊,要记得我今日的喂饭之恩,来日衔草结环。”

    喂得差不多了,弗陵朝下面的人道,“好了。”

    姜哲扬了扬眉,将那不安分的小腿按住,身子缓缓下移,再将人从肩膀放下来时,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眉锋轻挑着,故意身子往右倾斜,两人双双往前一倒。

    弗陵倒在草垛上,男人的身子压着他,双手双脚都被紧紧地禁锢着。

    姜哲指尖从后脖子爬到发梢,又从脖颈滑向下颌。

    冰凉的粗砾的掌心摩挲着脆嫩的肌肤,每触碰一寸,像是有蛇芯子在那处舔过。

    “你不是说你怕虫,怎么这回又敢去喂它们了?你到底是真怕,还是只是想法子折磨我?”

    她不说话。

    他握着她的手臂,压制她的双腿,把她按在身下,低下头来,很想触碰她,不仅仅只局限于这个人。

    但脑中中始终有一根弦紧紧地拴住自己,警铃撞响,在提醒着自己的任务。

    海岛的确信号屏蔽,但并不是没有办法破解。

    屏蔽器的工作原理是通过干扰指定波段的手机信号屏蔽手机的,所以只要修改手机的接受发射频率就可以防止被屏蔽。

    是以,他可以联系到外界了,也可以跟顾鹰说清楚周笙、周怀隽和白家鑫三者间的关系。

    他已经摸透了这片海域的地形,当然也可以就自己全身而退,更甚至可以联合国际追逃专案组抓捕周怀隽。

    可在这一瞬,他接近她,不带任何目的,根本收不住心思。

    千军万马在身后擂动雷霆的战鼓,催他,迫他,他单枪匹马,在一片摧枯拉朽中,只为了将她拽回。

    唇瓣贴着唇瓣,心跳紊乱,打乱了尖锐的警铃声。

    弗陵道,“我允许你亲我了?”

    他眉心听得一跳,因为说话间嘴角的摩挲,也因为她话语里的不允许,身子却升起层层灼热,也被激得不太清醒。

    “不可以?为什么?算了,我不管。”

    为什么,你的父亲周怀隽如今摇身一变成了白家鑫?

    这样,他身上背负的罪名又剁了几桩,贩卖毒品、走私军火、与国外恐怖组织纠缠不清。

    他含住她的唇瓣,轻轻吮住,就像碰到黏人的麦芽糖一样,两相胶着,更加分不开。

    收不住心思,守不住心防。

    直到她喘气声渐起。

    他身子微微仰起,指尖轻抚着她通红的脸颊,动作柔得像水,将晕晕乎乎的她拉起。

    “干嘛憋着气?”

    他笑笑,指腹落在她紧抿的下唇,“别咬。”

    等她终于不再喘气的时候,才缓缓地将她松开。

    弗陵将地上的玻璃瓶捡起,盯着看半晌,“姜哲,看来是上回你脑子里的水还没排干净。”

    “......”

    ······

    弗陵迄今为止养了有十六只猫,加上大橘。

    十六只猫的洗澡的事情就都落到弗陵一人头上。

    猫儿委屈巴巴地舔着爪子,没一个愿意下水,怕水是猫的天性。

    弗陵挽着袖口至手肘上,看着满是水和泡沫的浴缸,扶额头。

    “再这样,我就让兽医给你们做绝育。”

    怕它们这群深居浅出的猫儿听不懂,弗陵补充:“割了你们的蛋蛋。”

    ······

    客厅内,大橘摇着电话话筒跑到厕所。

    “小笙,电话。”

    弗陵纳闷,“谁会给我打电话?”

    她迟疑了一瞬后,握着电话筒。

    “喂。”

    迟疑了许久,只听到持续不断的电流声。

    弗陵歪了歪头跟大橘道:“没人说话。”

    电流声依旧,弗陵没打算耗时间。

    挂断。

    大橘心生狐疑,“大宅子会不会闹鬼,会不会出现僵尸?”

    “这里是国外,要有鬼也是吸血鬼。”

    大橘不自觉地缩了缩身子,“在黑暗的地下室,干燥透风,还有全裸和近乎饥饿的你。吸血鬼在一个放了冷水和冰块的大浴缸里,催眠你。然后割开你的手臂,开始吸血。当你的身体内的血会被吸走后,又开始给你输血,把你也变成跟他们一样的存在。”

    正排队等着搓澡的猫看着正站在浴缸前的弗陵浑身一颤,原先安抚下来又开始躁乱地逃跑。

    弗陵嘴角抽抽了两下,“是周怀隽。”

    ······

    回到小楼的姜哲见屋子里的野猫都簌簌地跑墙角边蜷去,不解。

    他眉梢不解地往上挑,朝那群猫儿道,“过来。”

    猫儿并不情愿,团成团,看样子更怕了。

    姜哲泄气,抬手朝那只瞳色墨蓝的黑猫招了招,“还是你过来。”

    那黑猫倒是恨不得黏在他身上,走到他脚边低低地喵呜了几下,被他长臂一卷,就拐到他怀里。

    “香喷喷的,她给你们洗了澡,她对招财都没有这样好过。”

    姜哲为招财叫屈,瞧见大橘蜷在厕所门前的垫子上。

    “她还没洗完?”

    大橘懒得敷衍,闭着眼睛准备安睡。

    姜哲打算进去帮忙。

    大橘被他气息逼近,瞬间睁开了眸,警惕似地盯着他:“你想干什么?”

    要说这屋子里唯一一个不怕他的猫,也就只剩下大橘了。

    姜哲转开门柄进去帮忙。

    大橘霍然炸起,毛发倒竖,冲他身上便扑。

    弗陵洗了澡后,用浴巾擦着头发。

    从厕所内出来的时候,见到房间里的乱象,眉头一紧。

    姜哲坐在沙发上,手臂捂着左脸,轻轻地嘶了一口气,“是它们先动的手。”

    一般最先开口的人都是理亏之人。

    野猫抱怨叫屈,而弗陵的视线却是落在被野猫簇拥而起的大橘身上。

    它安逸地靠着软垫上,蜷着身子沉沉而睡,周围的野猫像极了它的护卫,而它只是个慵懒的皇。

    姜哲逡了她的一眼,“猫多势众。”

    弗陵走了过去,将它们的皇掠走,便要离开。

    姜哲一手拿着纸巾,按在脸上擦出血痕的地方,盯着她的背,“周笙,你最近总是避着我?”

    弗陵,“姜医生你很闲吗?既然没事可做那就给这群猫做绝育吧,避孕是最有效的扶贫方式。”
    (www.ykanxiaoshuo.com = 易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