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说 > 玄幻魔法 > 天女废后:皇上请矜持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情根深种的丫鬟
    翌日,琉璃躺在床上懒洋洋的看着正在穿戴的南宫弈。

    想到他要告假去调查月德村之事,感到他实在是一个面冷心热的好人。因此美滋滋的,越看越顺眼。

    南宫弈淡淡的扫了一眼躺在床上,看着自己傻笑的琉璃,见惯不怪地问:“你在笑什么?”

    琉璃收起笑容,一本正经地说:“看那月德村民不欢迎你,你得改一下身份,最好名字也改一改。”

    南宫弈想了想,点头道:“你说的没错,我若去月德村,须换一个身份。”

    “你要用什么身份去呀?”琉璃大感兴趣地问。

    “随便说一个便可。”南宫弈不以为意的说。

    “那你要用什么名字呀?”琉璃笑嘻嘻的继续追问道。

    “随意。”南宫弈淡然道。

    “你要姓随名意?”琉璃在床上扭了扭身子,调皮的对他眨了眨眼睛。

    南宫弈目光微闪,此时也穿戴整齐了,走到床边,伸手轻轻敲了敲琉璃的额头,戏谑道:“那你要不要当随夫人?”

    琉璃揉着一点也不疼的额头,大呼小叫道:“呜!好疼,小女子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但是,随夫人给敲疼了,请随老爷揉揉吧!”

    南宫弈伸过手去,轻轻地帮撒娇的琉璃揉了揉白皙平滑的额头。

    看着琉璃得逞的笑脸,南宫弈轻声道:“南俞。”

    “什么?”琉璃怔了怔。

    “南取本性,俞为母姓。”南宫弈为她解释了一遍。

    琉璃这才知道南宫弈要用南俞这个名字,是以自己姓氏中的南为姓,和母姓的俞字为名。

    “小女子琉璃,见过南大老爷,请南大老爷赏点钱吧!”琉璃调皮的笑着,往南宫弈伸出手要讨赏钱。

    “你近来一点,我给你一个大赏。”南宫弈又勾了手指,作状要往琉璃敲过去。

    琉璃抱着头往床里缩,扁着嘴叫道:“呀!南大老爷又要打人啦!”

    南宫弈一本正经道:“非也!非也!经我这一敲,你必耳聪目明,机敏聪慧,乃为大赏也。”

    琉璃抱着头苦着脸叫道:“不要了,不要了,南大老爷你饶了小女子吧!”

    说着说着,她忍不住了,拉下来的苦脸,不由自主的往上一扬,乐癫癫的笑了起来。

    南宫弈嘴角微勾,也跟着淡笑了起来。

    与她相处,总是令他身心特别畅快,他从前很少笑,但在她面前,他会笑的比平常多很多。

    不久,南宫弈与琉璃一起出门,不过他们在大门外分道而行。

    琉璃是要回娘家看望受伤的范峥嵘,再到顾廷枫家中跟卫阳说说到月德村之事,顺便让他跟他们一起回月德村。

    弓正伤势已好,南宫弈让他驾马车送琉璃过去,又让两名随身侍卫护送,自己则骑马与丁绍允他们一起进宫。

    青苗从前在范家负责书房的打扫,侍候过范峥嵘,听到范峥嵘受伤,也求了琉璃带她回去看望。

    琉璃问了青苗小絮周若莹的情况,得知她还没离开太子府,心想南宫弈已给她休书,也令她三天内离开府中,应该不会再出什么幺蛾子。

    一路来到范峥嵘的家,范进雄也去上朝了,费计香看到琉璃回来,眼睛红红的责怪道:“你连累你大哥受了这么重的伤,依秋现在这样,若是你大哥再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可不饶你。”

    琉璃苦笑道:“娘,我也不想的啊!娘放心,大哥不会有事的。”

    床上的范峥连忙为琉璃开解:“娘别怪三妹,此事与三妹无关,是我这个当大哥的没本事保护妹妹。”

    “哎,你这孩子就是心地太纯良了。”费计香摇头叹道,又对琉璃说:“小薰你陪大哥说说话,我去看药煎好了没。”

    琉璃点了点头,费计香骂她,她可忍受,范峥嵘的确是为她才伤成这样的。

    琉璃取出逐浪留下来的一瓶伤药,对范峥嵘道:“大哥,这药是我一位朋友所制,对刀剑之伤有特效,我给你敷上吧!”

    一直在她身边沉默不语的青苗此进走了过来,对琉璃恳求道:“上药之事还是让我来吧。”

    琉璃顺手将药交给了青苗。

    青苗兴奋的接过伤药,圆圆的脸蛋突然现出一片红晕,眼睛现出羞涩又期待的光芒。

    “少爷,让青苗为你上药吧!”青苗双颊绯红地低着头说。

    “麻烦你了青苗。”范峥嵘客气地对青苗说。

    “不……不麻烦。”青苗眼睛闪闪发亮,双手却有些颤抖。

    范峥嵘将上衣脱掉,转过身子让受伤的后背对着青苗。

    青苗深吸了一口气,很快走上前去,轻轻地将伤药涂抹在伤口上,动作小心翼翼,生怕弄疼了他。

    琉璃在一边看的分明,瞧这青苗的模样,定然喜欢上了她的大哥。

    这青苗是一个心直口快,心地善良的丫头,若是她真与大哥终成眷属,她一定会祝福他们。但大哥好像是一根筋,对青苗的情意毫不知情。

    不过就算大哥肯娶青苗也不容易,别的不说,就是大哥亲娘费计香那一关,就不易过。

    琉璃思付了一会,问道:“大哥年过二十,为何还不成亲?”

    范峥嵘平静的道:“三妹有所不知,我早年订了一门亲事,是太尉家中的马小姐,本应两年前成亲,可那一年马小姐家慈去世,马小姐要在家中守孝三年,她如今孝期未满,还不能成亲。”

    他此话方落,青苗为他涂药的手抖了抖,圆圆的嘴唇咬了咬,再莫无其事的继续上药。

    琉璃轻叹,原来大哥已经订了亲,这青苗看来是没希望了。

    “大哥很喜欢那马太尉家小姐吗?”琉璃继续问道。

    “我曾见过她一次,模样儿还好,心中也甚为满意,至于喜欢还说不上,不过许多夫妻之间,不就是成亲后再慢慢培养感情的吗?”范峥嵘理所当然的说。

    琉璃愣愣地听着,难道这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告辞之前,琉璃见青苗依依不舍的样子,对范峥嵘笑道:“我家青苗很会照顾人,人又细心,我将她留在大哥身边照顾几日,让她每日帮大哥上药,煎药,大哥伤势也能好快一些。”

    范峥嵘不知琉璃在为他拉对儿,很爽快的点头答应了。
    (www.ykanxiaoshuo.com = 易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