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说 > 玄幻魔法 > 将武生:武家庶女别太毒 > 正文 293.自尊(武玄月一语刺破曹云飞自尊)
    武玄月低头凝思片刻,毕竟自己输了就该执行游戏的规则,但是有些事情,自己不能够毫不保留地宣之于口——到底有些话说出来了,就真的没有回旋余地了。

    武玄月向来做事有分寸,说话有保留,一来是为了给对方留些情面,二来也是为了给自己留条后路——即便对方是曹云飞,自己也不会无所顾忌地胡言乱语,避免尴尬之余,更是为了维护自己和对方的感情。

    武玄月想了半天,左思右想,娇羞可怜,脱口而出三个字:“我怕疼……”

    听到这里,曹云飞浑然一愣,当即大跌眼眶道:“你说什么?!”

    曹云飞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决然不相信,眼下狡黠可疑的女子,会因为这样简单的理由,不愿跟自己行房事。

    武玄月确实不是完全因为初夜疼痛之事扭捏烦躁,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也是确实是困扰武玄月止步不前的原因之一。

    武玄月低眉顺目,满脸羞红,苦涩难堪道:“那个……那个……曹姑姑之前跟我提及过这件事,她……她是以一个过来人的经验给我教授男女欢爱的做法……至于那其中的内容,我就不多提及了……只是……只是……那破红之痛……曹姑姑说真的不是一般的疼!就像是把自己给撕烂了一样……”

    听到这里,曹云飞惊得合不拢嘴,眼看这丫头一脸认真的表情,断然不像是装出来,难不成就真的是因为这么简单的原因吗?

    转而,曹云飞横眉怒自,小声谩骂道:“切~又是我姑姑多事!关她何事?季无常不成,又不代表我曹云飞跟他家相公一样没水平……”

    却不想,此话声音虽小,却一字不落地都钻进了武玄月的耳朵里,武玄月努了努嘴,讪然而言:“我听曹姑姑说,季先生在她之前,已经有了这方面的经验……而你……哎……”

    这一个“哎”字胜过千言无语。

    听到这里,曹云飞惊滞,只感自己心头似乎有什么东西出现了裂痕,裂势剧烈,自己心头那个叫做男人自尊心的东西,碎成了一地。

    曹云飞登时怒眉咬牙,自己的自尊心严重受挫,终于明白这丫头今日会如此不正常,原来是在这里等着自己呢?

    曹云飞一直以为自己是久经沙场的风月高手,结果呢?自打楚伶仃事件之后,才知道真相——在风月事上,自己不见得比眼前的女子高明多少!

    即便曹云飞气的牙痒痒,却完全没有立场反驳对方任何。

    霎时,曹云飞咬牙左顾右盼,尴尬至极,简直无地自容!

    之后他竟然只身走到了酒桌前,一手夺杯而来,转而大步流星地走到了武玄月的面前,一脸蔫状,举手而去,气呼呼道:“给你!你赢了——不打了!太没意思了!”

    武玄月惊目愕然,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惊直望之——

    就这样认输了?自己不过是找了一个认为最轻的理由搪塞曹云飞,结果对方竟然不打认输了?这是什么鬼?

    武玄月哪里晓得男人的自尊心有多可怕——

    你可以说他笨,可是说他傻,更是可以说他无赖,说他流氓,用尽这世道最难听的字眼谩骂他,唯独不能说他“床第无能”这件事……

    这比杀了他,还让他觉得羞愧难堪的字眼,武玄月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犯了大忌讳。

    曹云飞的自尊心严重受挫,脸面掉了一地,索然无味,更是恼羞成怒。

    武玄月皱眉小心翼翼道:“你这是怎么了?这……这……其实……跟你没多大的关系,是我——是我太矫情了!”

    现下说什么都晚了,曹云飞已然认定了的结果,自顾自的钻起来牛角尖,更是自我厌弃更甚。

    “呵呵~你就少安慰我吧——我自己几斤几两重,我自己清楚!老实说,你不说这件事的事情,我还没有这么介意,你一说我才发现自己是多么无能的男人!毕竟你是我在乎的女人,你的第一次我只想给你留下美好的经验,而非是那撕心裂肺的痛彻,若是这样,我还是不碰你为妙……”

    眼看曹云已经深陷自我厌弃的旋涡之中,武玄月方才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武玄月一想到此番任务不单单是圆房这么简单,若是自己因为一语之失,造成了不堪的结果,以后自己是要骂死自己不可!

    武玄月赶忙补救道;“不是!曹云飞刚才是我口误,你别当真啊!我就是过不了自己这关,没有别的意思!你完全不用顾忌我的想法,我矫情作妖又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我本是想要借酒麻痹自己,这是曹姑姑教我的,她说……她说喝多了,咬咬牙就过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结果,你不配合我,我……我也是没有办法啊!”

    武玄月此番言论,简直是越描越黑,本是解释的言论,却在曹云飞听来,无疑是火上浇油。

    曹云飞冷冷一笑道:“呵呵呵!咬咬牙忍忍就过去了?你还真是英勇武士好榜样!单灵遥,你给听清楚了!这件事不是你咬咬牙就过去就这么简单的!算了算了!啥都不说了,今晚上我就去妓馆找几个女子好好讨教一下关于男女欢爱的经验,我可不想自己在乎的女子第一次那么不堪!此事就罢,你就当我今晚上没有来此就成!”

    说着,曹云飞冷厉转身,气急败坏恼羞成怒,大步流星而去。

    武玄月见状,一手扔掉手中的酒杯,杯落酒水溅落一地。

    武玄月当即急红了眼,奋不顾身而上,也不顾什么女子的矜持,说时迟那时快,一把抱住曹云飞的腰——这小身板虽然钳制不足曹云飞百尺男儿的蛮力,却还是奇迹地化百炼钢为绕指柔,一招致命,曹云飞登时止步不前,一脸惊愕,更是情急动容。

    曹云飞背对着武玄月,惊直了身子,竟不想这丫头也有慌乱阵脚的时候,而这样主动投怀送抱之举,却是对自己绝杀的好武器。

    曹云飞虽说身子不动了,可是着胸口怒火未消,微微动眉之势:“松开——”

    武玄月声色慌乱道:“我不!”

    曹云飞皱眉,一语冷厉道:“松开!”

    武玄月寸步不让道:“我不!”
    (www.ykanxiaoshuo.com = 易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