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说 > 历史军事 > 我有一个首富爸爸 > 正文 第42章 忘记带一样东西
    白皮人走后,波齐从杂乱的桌子上拿出一包香烟,放在嘴里点亮随后说道,“找我什么事?”

    “我想知道你的男朋友方先生,接任务的地点是在哪里?”

    波齐笑了起来,低沉而赏心悦目,“,我不问他的事,他也不问我的事,只是每个月他会给我一些赡养费而已,所以你问的问题,我无能为力。”

    徐亦拿出一个手提箱,“这是五百万美金,只要你告诉我,和方先生接头的是谁,这些都属于你。”

    波齐懒洋洋的走过来打开了手提箱,嘴里说道,“这真是上个世界九十年代才会出现的一幕,这位先生,请问你五十岁了吗?”

    徐亦将手提箱递过去,“我觉得相对于支票,现金更能代表我的诚意。”

    波齐打开手提箱,拿出一捆,验了验钞,随口说道“他已经死了吗?”

    徐亦点了点头,“我们会让他魂归故里的,这是我们的传统。”

    波齐露出一个嘲讽的脸,“你刚刚杀了我的男朋友,这么快就拿着现金来找他的女朋友,这位先生你不觉得你像一个没有心的政客吗?”

    徐亦冷冷的笑了起来,“金钱有的时候比人更能温暖人心。”

    波齐皱起了眉头,将手提箱合上,“我不知道他的接头人是谁,但是每个周四,他会去一家酒吧,其他的我不知道。”

    半个小时之后,徐亦出现在了这家酒吧,这家酒吧的气氛完全不同,里面的客人大多都是肌肉爆表,纹着奇怪的纹身。

    徐亦带着面具出现在这里的时候一个酒吧站在吧台上,夸张的用手做喇叭状,“我们的杰克先生到了吗?哦,看看,这里成了哥谭市了吗?”

    徐亦带着屠星走了过去,屠星冷笑着,一巴掌将酒保的按在桌子上,但是于此同时,这家酒吧周围的人都站了起来,虎视眈眈的看着徐亦和屠星这里。

    “嘿,兄弟有没有人告诉你,这里是什么地方?”

    一个粗旷的声音从人群之中传来。

    屠星侧耳超徐亦耳边说道,“我听到有人拉开保险栓的声音了。”

    “谢谢,我的眼睛也看到了。”

    徐亦给潘金示意,潘金将一个手提箱放在桌子上,徐亦打开箱子,里面是满满的美元,“这里是两百万,我想请诸位喝一杯。”

    潘金侧过身子,向屠星说道,“少爷说了些啥?”

    屠星嘴角勾起一个恶劣的微笑,“他说,这是两百万,在线给你征基佬。”

    潘金肥胖的身体一抖,皱眉看着屠星,“这玩笑不好笑。”

    屠星咧了咧嘴角,“那你别问我。”

    他就知道这个狗日的屠星没好心。

    果然徐亦这么大方的一露手,众人的眼中的凶气逐渐消散,一个个都贪婪的看着那个手提包,在金门,一千美元都足够这些人打的头破血流,何况这里是两百万。

    一个穿着黑色背心的大汉走了出来,他全身有浓密的体毛,脑后还绑着一个马尾,走到徐亦的面前,居高临下的说道,“先生,这两百万你想怎么花呢?”

    徐亦笑了笑,“我是个外来人,不懂金门的规矩,不如你替我决定,这笔钱应该怎么花?”

    徐亦将两百万推到了大汉身前。

    大汉有点懵逼,直接把两百万推到你的眼前,告诉你来做决定,大汉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一回头立刻就看到了酒吧里还在同仇敌忾的人,双眼冒着绿光看着自己眼前的两百万。

    大汉立刻回头看着徐亦,“你这个卑鄙的亚裔人。”

    徐亦冷冷不屑道,“自己的愚蠢怪在我的身上,这可不是一件公平的事。”

    说着让屠星带着刚刚按下的酒保走人了,而身后的众人,早就因为这两百万打起来了。

    屠星将酒保扔在了地上,酒保痛苦的皱起了眉头,“里面有金门几个帮派的成员,如果因为这件事出事,你们一定会死在这里。”

    潘金笑了,“你们居然还在玩帮派?你们难道不知道东方人最清楚怎么对付社会帮派了吗?我的天啊,我们玩剩下的东西你们居然还在玩。”

    在东方国家关于帮派集结问题就不用多说,十几年前那场肃清,足以震慑所有的地头帮派,其中就包括了潘金,只不过当时潘金机灵,壮士断腕,才逃过那一劫。

    不过这样也足以证明了潘金的魄力还有眼力。

    别看他随时能被徐亦和屠星踹屁股,但是除了这两个人你敢得罪他试试?

    徐亦的声音淡淡的飘过来,“我只是想知道一个消息罢了,你要你告诉我,我也会给你两百万,并且不会告诉这里的任何一个人。”

    金门人,只为钱死。

    果然酒保双眼发亮,但是还是迟疑道,“你想知道一些什么?”

    “方斯汉你知道吗?”

    酒保仔细的思索一阵似乎想起来了,“你说的是那个亚裔吗?”

    徐亦点点头。

    “我想知道每次和他接触的人是谁?”

    酒保顿时为难的说道,“那个亚裔男人是属于五芒星的雇佣组织,每个周四都会来到酒吧接任务,我认识他接触的每一个人,但是人太多,我也不知道你想知道是哪一个。”

    方斯汉所在的组织,只要提供所杀人的相片还有金钱,让他们杀谁都可以,方斯汉每个星期四才来一回酒吧,这只是个暗号而已,只要想找他方斯汉,就星期四来到这家酒吧向他发起雇佣就可以了。

    这就难办了,徐亦皱起了眉头。

    “五芒星这种组织在金门并不少,酒吧就是他们的寄生所,所以有人雇佣方斯汉只是为了达到掩人耳目的目的。”

    屠星分析道,“方斯汉虽然是专业的杀手,但是这里这种人太多了,在金门这里,许多人就是靠着杀人为生的,对方找到这里也是希望隐藏自己的身份。”

    徐亦仔细思索起来,自己过去的十几年都是平平淡淡的度过一生不曾的罪过能雇佣杀手来弄死自己的人,最高级的也就只有汪远,但是像汪远这种的,只要他随便在街头找一群混混就能把自己打进医院了,他什么时候的罪过这种级别的人?

    买凶杀人,和同学之间的纠纷是天壤之别。

    正在徐亦思索的时候,屠星却打断了徐亦,“我们明天必须要离开金门,否则麻烦就会找上门。”屠星指了指酒吧说道,“像酒保说的,这间酒吧今晚一定会发生枪战,如果死了几个人,这群人背后的组织一定会找上门。还有方斯汉的死亡消息,我想这个时候已经到了五芒星。”

    潘金艰难的理解着屠星背后的意思,“你的意思是会有好几个地下组织会找上我们?”

    屠星做了一个否定的手势说道,“不见的,只要我们杀掉这个酒保,还有方斯汉的相好,我们来到金门的消息就会隐瞒下去。”

    酒保一听顿时就哆嗦了一下,用手在胸口画了一个十字架说道,“我向我主起誓,一定不会暴露你们的消息。”

    徐亦目光也在酒保身上游离,显然他对屠星的这个提议很心动,他还没到找方斯汉背后的雇主,还不想那么快离开金门,那个女人和这个酒保如果不处理掉,只怕会暴露他的身份。

    但是心里仅存的那份良知还是让徐亦对这个决定感到艰难。

    酒保注意到了徐亦眼底的挣扎,从地上爬起来,抓住徐亦的腿说道,“我一定不会暴露你们的身份的,我起誓,那笔钱我不要了,我不要了,你放过我。”

    钱,对有命的人才有作用。

    许久,徐亦眉头松开了。

    “走。”

    徐亦干脆利落的下了命令,潘金在一旁说道,“爷,你不想报仇了吗?”

    徐亦瞪了潘金一眼,“我是来报仇的,不是来当屠夫的。”

    他母亲的仇和这些人无关,即便来到金门的没有一个好货,可是他心里还有没被仇恨埋没的一块地方。

    “走吧。”

    徐亦催促道,他只怕自己留在这里,下一刻就会改变自己的想法。

    潘金有点不乐意,显然他对屠星的想法非常赞同,杀了这些人,才能保证自己不暴露。

    三人上了车,屠星突然捂住了自己的肚子,徐亦皱眉问道,“怎么了?”

    屠星难受的说道,“水土不服,你们等我一会儿,让我去上个厕所。”

    潘金笑了,“今儿你可跑了好几次了,肾虚就直说,干嘛找什么水土不服的借口。”

    屠星给潘金比了一个中指,“老子一夜能御十女,老子肾好得很!”

    说完跑到一条巷子里方便去了。

    ....

    皮特笑嘻嘻的拿着刚刚走掉的三个人一提箱的钱,仔细的数了一遍又一遍,“两百万的美金,这种好事居然会让我皮特遇到,亚洲人果然有钱。”

    皮特慎重的将手提箱关上,起身的时候,一道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皮特的眼前,皮特吃了一惊,立刻把皮包挡在了自己的胸前,“你又回来干什么?”

    屠星笑嘻嘻的走过去说道,“我忘记取一样东西。”
    (www.ykanxiaoshuo.com = 易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