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说 > 其他小说 > 一剑定相思 > 正文 第三百零八章:悔恨已迟
    ()..,

    瑹瑀瑄与齐永昌进了都城,没有回宫却是直奔守备府,让守备长带齐永昌进宫找未羽央,自己则带着儿子去了独味鲜。既然翩翩夫人十分肯定蝶衣绝对不会丢下儿子离开都城,思来想去,都城内能让她容身的便只有这里了。

    “参见迦兰王,见过小王子。”凤蝶热情迎接他们。

    瑹瑀瑄上到二楼,见着为林蝶衣特意准备的雅间竟然封了。

    “林小姐不在了,这里再无用处,我便命人封了这里。”

    “爹爹,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家馆子是你娘亲的,她以前最喜欢待在这个雅间里。”

    “娘亲什么时候能回来?”

    “爹爹也不知道。”

    “璘儿好想娘亲。”

    “爹爹也想……”

    林蝶衣在屋里听着瑹瑀瑄和儿子的对话,抱着乌狼默默流泪。

    凤蝶引着他们进到旁边的雅间:“这里也是不差,请迦兰王在此用膳。王前勇挑了些男孩子,如果迦兰王看得上,就将他们留在身边。这些孩子们能有稳定的生活,一直是林小姐的心愿。”

    “好……”

    瑹瑀瑄哪里有心情吃饭,见儿子吃饱,也没有挑选,直接把所有孩子都带进宫交给了紫檀。

    璘儿在进宫的路上就睡着了,瑹瑀瑄将他放在御书房暖阁里的床上,几人全部进来向他汇报,派去的人全都无功而返,不仅找不到林蝶衣,夜无尘也是不见踪影,愁的他来回踱步。

    杨观墨绞尽脑汁突然想到:“若是查出蒙面人的身份,也许能有所帮助。”

    “本王又不是没有派人找过,那些蒙面人完全无迹可寻。”

    “依王妃所言,小王爷是被蒙面人所杀,说不定可以从小王爷的尸身上找到线索。”

    “值得一试……紫檀,去找最有经验的仵作,准备开棺验尸。”

    安如得到消息,紧张的在屋里团团转,刚巧闵原在此时偷溜进来看她:“你这是怎么了?”

    “迦兰王要检验小王爷的尸身,当初我叫你莫要亲自动手你却是不听,万一留下什么把柄,你可如何才能脱身?”

    “你交代的事我当然要亲自去办……”

    “不如你赶紧离开吧,迦兰王现在一心都在林蝶衣身上,无暇顾及宫中是否少了人。”

    “不行,我绝对不会留你一人在此,不管出了什么事情,我都会一力承担。”

    主母也得了信儿,向紫衫问道:“你没有露出破绽吧?”

    “没有。”

    几天之后,在迦兰王的亲自监督之下,仵作仔细检验了小王爷的尸体:“启禀国主,王爷是因外力导致胸骨断裂,断骨刺破内脏,致使大量失血而亡。”

    “是何外力?”

    “看伤口形状,应该是成年男子的拳头。”

    “可是一击致命?”

    “是的。”

    紫檀在旁边说道:“一击便致人死亡,这人的功力之高,宫中无人能及。”

    仵作答道:“王爷年事已高,身体也因长期卧床而虚弱,虽说普通人不可能一拳打断他的胸骨,但有些功力的人并不难做到。恕下官直言,以紫檀大人的武功,便不难做到。”

    迦兰王沉思道:“你不善拳脚,若是换了用惯一双拳头的人,就算功力不如你,也许也能做到。”

    紫檀道:“宫中擅长拳脚的人可是不多……”

    “是的……”两人想到的是同一个人。

    在验尸的当天下午,安如便吩咐人去打探结果,但不论是威逼还是利诱,在场的护卫官差,没有一个人透露实情。已经过去好几天,仍然是一点消息都没有,想询问主母,福安宫竟是大门紧闭,门房只说主母不见客,便再也不肯露面。

    安如知道迦兰王肯定查出了什么,如此按兵不动,恐怕只是在等待自己露出破绽。但俗话讲关心则乱,她现在已经顾不得这么许多,将心一横,叫来自己的心腹丫鬟:“去通知闵公子,让他务必立即离开皇宫,不,是务必立即离开迦兰,绝对不能再回来。”

    “是。”丫鬟小跑着去了,可是还没出院门,就被紫檀堵住了去路。

    “你这是要去哪里?”瑹瑀瑄走了进来,不紧不慢的问道。

    “奴婢……王妃听说主母不见客,怕是主母病了,吩咐奴婢去问安。”

    “安如,你的丫鬟脑筋灵活,谎话随口即出,可是尽得你的真传。”

    “国主玩笑了,臣妾的丫鬟说的都是实情,怎么会是谎话?”

    “是吗?”看着丫鬟说,“告诉他王妃有难,让他务必尽快赶来。”见丫鬟虽是答应着,却是眼珠乱转,淡淡的笑道,“不要再动脑筋了,本王的暗卫会跟着你,假如你没去见闵原,假如你没有将本王的话如实转达,你便再没有命回到这里,明白了吗?”

    丫鬟被他看得浑身发抖:“奴婢知……知道了。”

    “知道了就快去。”

    安如看着丫鬟离开,假装不明白的问道:“国主为何让臣妾的丫鬟去找闵原?”

    “你不认识他吗?”瑹瑀瑄走入大殿,在首座坐了。

    “臣妾自然认识,在中土被掳去后,若不是他对臣妾颇为照拂,臣妾也不能安然无恙。”

    “既然还记得,你怎么也要当面谢谢他。”

    “臣妾已经谢过了,国主无需再派人去请他。”

    “你好像很不愿意见到他。”

    “这里是臣妾寝宫,怎好随便让男子进来。”

    “本王怎么记得,你的寝宫里可是不止一次有男子出现。”

    安如心中一紧,却是表现出愤慨的模样:“国主,请不要信口开河诋毁臣妾的闺誉。”

    “紫檀,给她看。”

    紫檀拿出一个本子,随便翻到一页,递到她的面前。上面记满了会面的日期和时间,从她第一次邀闵原过来,直到前几日的最后一次见面,就连迦兰王率兵出征的时候,记录也不曾中断过。

    事已至此,安如反而放松了下来,在他的下首坐了:“你从一开始就知道,一直隐忍不发的原因,就是等着本宫与他做出不齿之事以后,你就可向皇帝说明情由,废了本宫的王妃之位。”

    “是的,本王也是希望你能放下贪欲,与闵原远走高飞。”

    “笑话,本宫好不容易争来的机会,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你执意如此,便怨不得本王。”

    闵原听了丫鬟的话,火速赶了过来,从后门进来,未在经常见面的花园中找到人,绕到前面看见迦兰王,知道已经东窗事发,平静的行了礼:“见过迦兰王。”

    “可是你杀了小王爷?”

    闵原本想直接承认,却见安如冲着自己暗暗摆手,只得否认道:“闵某从未见过小王爷,更不可能杀了他。”

    紫檀说道:“如此一来,便要劳烦王妃移驾……”右手搭上安如的肩膀。

    “放开她……”闵原也不管是否需要避嫌,急急的上去要救她。

    紫檀怎会让他如愿,只用单手就抵挡住他的进攻,另一只手仍是扣着安如的肩膀不放。

    安如觉得自己的肩膀要被捏碎,忍不住的轻哼了一声。

    闵原看她的表情很是痛苦,知道实力不敌,但仍使出全力向紫檀攻去。不料紫檀突然停止反抗,甚至故意挺起胸膛撞向他的拳头。心中突然明白,但是已经收不住力道。

    紫檀被打的后退几步,擦了擦嘴角的血,冷哼了一个声道:“传仵作进来,让他检验我身上的伤痕,看是否与王爷身上的一致。”

    “不必了……”闵原不顾安如的阻拦说道,“王爷确是被闵某所杀,该如何处置悉听尊便。只是此事与王妃无关,不可再为难于她。”

    迦兰王问道:“你为何要杀害王爷?”

    “为了替父亲与姐姐报仇。”

    “是本王杀了他们,你为何不来找本王报仇?”

    “知道杀不了你,当然要找你的亲人下手。”

    “蝶衣也是被你逼的跳崖?”

    “是的。”

    “为何要将幼子送给安如抚养?”

    “孩子无辜,自然不能看着他流落街头。”

    “所有事情都是你一人所为?”

    “正是。”

    “你若供出幕后之人,本王会饶你性命。”

    “没有幕后之人,叫闵某如何供出?”

    “很好……来人,把闵原拖出去杖毙,将其尸身挂于城门处示众一个月。”

    闵原假装漫不经心的看了安如一眼,被侍卫拽走了。

    安如一脸平静的注视着发生的一切,看到迦兰王起身,却是坐着不动:“既然真凶已经找到,本宫是否可以随意走动了?”

    “不可以。”出了宫门后对紫檀说,“下去疗伤……”

    紫檀摇摇头道:“闵原只是代安如受过,不见她被惩处,紫檀无心养伤。”

    “本王知道你担心子午。”

    “不能让他就此失了踪影,即便是死了,也要风光大葬,让迦兰子民知道他的忠心。”

    “满口胡言,蝶衣和子午定是全都活着,只是暂时没有消息而已。”

    “主人责备的是。”

    “扩大范围继续搜索,同时派人盯住独味鲜。”

    安如来到花园里,坐在凉亭之中,望着对面闵原经常坐的石凳自言自语道:“果然是男儿薄情,你就这么丢下本宫走了……闵原,本宫恨你……闵原……本宫后悔了……本宫愿意同你离开这里……你什么时候带本宫走……”两行清泪划过脸庞,紧握成拳的双手,护甲刺破皮肉却没感觉到疼痛。

    闵原被示众一个月后,安如花了重金,偷偷雇人把他安葬了。

    宫外张灯结彩,宫内却是一点过年的气氛都没有。

    璘儿虽然穿了新衣,却仍是苦着一张小脸。

    “主人……”紫檀进了御书房,后面跟着韩野和楚风,竟然还有七殿下。

    瑹瑀瑄对七殿下视而不见,只是对他二人说道:“两位怎么来了?”

    “我们都担心小衣衣,与其干等着,不如过来与你一同寻找。而且我们说起此事时,被季大哥听到了,梅姨怕她给你找麻烦。”

    “多谢。”

    七殿下见无人理他,也是不以为意,找了椅子坐了,才要开口,却听韩野问道:“如何了?”

    瑹瑀瑄摇头道:“都城附近已经全都搜遍,没有任何人见过他们。”

    “方法不对。”

    “韩公子何意?”

    楚风替他解释道:“如果小衣衣还活着却是不露面,只能说明她不想见你。而你如此大张旗鼓的寻找,只会让她躲的更深。”

    “你们的意思是停止寻找,等她自己出现?”

    “对,她目前没有离开的原因只是要确认璘儿是否安全,现在你已回朝,也是她返回中土的时候了。”

    “好……紫檀,传令下去,让所有人都撤回来。”

    “主人,子午怎么办?”

    “他若还活着,定会竭尽全力赶回都城。而且撤回来的只是大张旗鼓的搜索人员,你与暗卫的行动继续。”

    “是。”紫檀才要下去,却有侍卫进来禀报道:“康王世子求见。”

    瑹瑀瑄皱眉道:“这种时候他怎么也来捣乱,他因何求见?”

    “世子买回来的奴隶不听管教,不仅大闹王府,还声称自己是国主侍卫,世子知道国主在找人,不敢怠慢,便把他带进宫来了。”

    “带我去看……”紫檀不等迦兰王吩咐,抓着侍卫快步奔了出去。

    世子正在院外等候,他身后站着一个衣衫褴褛满面污垢的人,两个王府护院一左一右抓着他的两只胳膊。

    紫檀怒道:“他是国主贴身侍卫,你们还不放手?”

    护院立即松开手,那人看着紫檀咧嘴笑道:“子午都这副模样了,没想到师父还能认得出来。”

    “师父怎么会认不出徒儿……既然活着却没有速速回宫,看来你是皮痒了。”

    “徒儿这次可是没有偷懒,为了回来可是费了一番功夫。”

    紫檀对世子说道:“国主有请……”等他跨进院门,才举步往里走。

    子午在他身后半步跟着,轻声说道:“师父一定很担心我,说话的声音都有些抖呢。”

    “好不容易把你训练出来,若是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当然不会甘心。”

    “师父还嘴硬,笑容都藏不住了。”

    紫檀瞪了他一眼,却是真的笑了出来。百镀一下“一剑定相思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www.ykanxiaoshuo.com = 易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