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说 > 都市言情 > 学霸女神超给力 > 正文 第2133章 可怕的猜测
    纹身男站住,眯着眼睛看向云画。

    “你到底想说什么?”

    云画被纹身男吓了一跳的样子,连忙说道:“我没想说什么,我听你们的话已经拿掉了警方放在我身上的定位装置和监听装置,甚至故意躲开了警方,我可是把五十公斤的黄金带给你了你们,我什么都不要,只要我跟我儿子安全。你们拿到这么多钱,只要能逃出去,还不是想怎么样都可以?有了足够的黄金,金钱美女什么不是唾手可得?干嘛非要在这儿浪费时间?”

    纹身男沉默了一下,抿着唇看着云画,“你该不会是警方派来的谈判专家吧,你是女警假扮的?”

    “怎么可能!”云画顿时就着急了,“你们的计划很周密,短时间内警方完全拿你们没有办法,这说明了什么?好歹我也是大学生,有智商有头脑的,这说明你们对警方对工作程序很了解,你们这作案之前的准备工作也非常充分,不让的话早就被警方给抓到了。我是傻了吗我跟你们对抗?我不想要自己和儿子的命了?你们就算是能栽在警方手里,可你们栽跟头之前也能弄死我跟我儿子啊,我又不傻!我早就说了,那黄金也不是我的,我不心疼,我只要我跟我儿子安全离开就行!”

    纹身男盯着云画看了好一会儿,“确实,就算我们最后被警察抓了,在这之前弄死你们也是轻而易举的事儿。”

    “对,我没那么傻为警方冲锋陷阵,现在这年代,只有自己靠得住。”云画连忙说道。

    纹身男冷笑一声,“你的脑子跟你的脸倒是挺匹配的。”

    云画陪笑了一声。

    纹身男忽然凑近她,笑容暧昧:“我说妹妹,要不跟我混吧,你儿子说你也是单身一个人带着他,不如我给你儿子当个便宜爸爸”

    云画的脸色立刻就拉了下来,直接翻脸:“别特么得寸进尺!我都敢单枪匹马带黄金来见你们,真当我是泥捏的想咋咋地?我还就告诉你了,我不吃你们那套。就你们这智商,呵呵,被人玩儿死了还在给人数钱呢!”

    “啪!”

    云画话音刚落,纹身男就一巴掌扇了过来,云画的手挡在自己的脸上,被纹身男这一巴掌给扇在了她手上,脸倒是没事,手上被打得火辣辣得疼,皮肤甚至还被纹身男手上的镀金链子给刮破皮了。

    “胆子不信不信我现在就要了你的命!”

    “要我的命?呵呵,你能给你的金主交代吗?”云画冷笑。

    纹身男顿时一愣,眉头立刻就皱了起来,“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呢清楚。”

    “你知道谁要弄你?”纹身男是谈着问。

    云画轻蔑一笑,“知道啊,当然要知道了,你能不知道谁想要你的命吗?”

    “这倒是,谁要是想要我的命,我肯定也知道。”

    “你错了,你不知道,你压根儿就不可能知道,等你被警方抓住枪毙的时候,你还不知道谁想要你的命呢!”云画看向纹身男的目光里全是轻蔑。

    纹身男立刻就怒了,“你在胡说道什么?我们只是跟着奎哥干一票赚一笔,出了事情有奎哥兜着!”

    云画索性站住了,看了一眼前方,又看了眼纹身男和旁边的长驴脸男,“前面不远处就要到了吧,咱们不如做个交易!”

    “还说你不是警方的人!”

    “首先,我还真不是警方的人其次,你们不应该听听到底是什么交易吗?我保证你们不听一定会后悔!”

    云画的声音非常自信。

    纹身男和长驴脸男对视了一眼。

    长驴脸男迟疑了一下,“还不急,还有时间,听她说什么,咱们再全盘报告给奎哥,由奎哥定夺!”

    所谓的由奎哥定夺只不过是个借口而已,实际情况就是,这俩人心里也打鼓呢,完全整不明白外面到底什么情况,所以想听听云画的看法,不管云画到底是真家长,还是真警察假扮的,他们都想听,毕竟钱是有了,可命还不确定呢,要是没了命的话,还要钱干嘛?

    再怎么说,他们也得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不是?

    而且这件事情还真是处处都透着不对劲。

    云画压低声音说道:“你们bn的目的是为了钱对不对?你们明白一次性bn了一个校车的人是多么严重的事件吧?你要知道,现在bn一个学生都是大事件!如果两三个学生被bn,这事儿都要上报的,对了你们应该也知道,现在如果死三个人以上就属于重大事故了吧?都是需要上报的。那你们可以想象一下,一次性bn了十几个学生,会是什么性质的事件!”

    纹身男和长驴脸男俩人的表情都不太好看,显然,他们也不是真的傻,不是什么都不明白。

    云画连忙又继续说道,“首先可以肯定的是,警方已经安排了所有警力在处理这件事情,甚至已经通过上级意见,调用了其他单位协助,其他单位是什么也不用我说了吧?而且警方也已经通过你们打过去的电话定位到了基站,基本可以确定这个方向,现在正在大面积搜索,地毯式搜索,搜到这里就只是时间问题!”

    “还有,我为什么说你们必死无疑呢?你们不如先想想,你们为什么要bn这么多人!”

    云画的问题让纹身男皱起了眉头,“是奎哥让我们绑的,说是”

    “说是金主只要一个人,剩下的也可以卖钱!”长驴脸男补充了一下。

    纹身男也没吭声,算是默认了。

    云画冷笑起来,“金主要的人是我跟我儿子对吧,我明白,这起bn案呢,说白了就是冲着我跟我儿子来的,我得罪了人,对方不方便直接报复我,怕影响不好,所以就安排了这么一出bn的好戏,还bn了很多人,这样把我儿子混在其中,就觉得别人不会怀疑到她身上了,简直是做梦!”

    “没错,金主就是要的你跟你儿子。”纹身男冷声说道,“所以我不觉得我们有什么交易可以做。”

    “未必,这交易可是关乎你们的性命呢,不,应该说也关乎着我和我儿子的性命。”云画也没有再废话,直接说道,“你们的奎哥是不是一开始根本不告诉你们金主的目标是我跟我儿子?”

    “确实没说。”

    “现在说了?”云画问。

    纹身男点头,“基本上算是说了。”

    “所以呢,奎哥打算把我跟我儿子交给金主,然后剩下的人呢?”云画问。

    “当然是卖掉啊!”

    “你有没有脑子!”云画在这种处境下,竟然还敢如此强硬。

    纹身男的脸色很不好看,狠狠地瞪着云画,可是他心底又觉得云画说的话有道理,他或许应该好好听一听的。

    “你们怎么就不动动脑子想想?我刚才已经跟你们说过了,一次性bn这么多人,闹出的事情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大!大到没有任何人敢掩盖这场bn案!那后果是什么?是必须要有一个交代!你说要怎么交代?”

    “我我怎么知道要怎么交代?”纹身男咬牙。

    “呵呵,奎哥告诉你们,说其他的孩子也会卖掉换一部分钱的对吧。那我倒是要问问你们,你觉得现在这种情况之下,你们能把其他孩子送出昆市交到老板手上吗?以及,有哪位老板敢在这种时候,进来昆市接货的?”

    纹身男和长驴脸男的脸色都大变。

    云画又继续说道,“这里是深山老林,你们对这里的环境和路线很熟悉的对吧,你们的奎哥是不是还说暂时先把人藏起来,等风头过了再说?可是你们自己好好想想,这种风头能过去吗?可能过去吗?”

    确实不可能过去。

    在这个命案必破的年代,这么多人被bn失踪,警方和相关人员不把昆市给翻个底儿朝天才怪!

    这深山老林中外来的旅游者看来是很可怕,但是对当地人来说却没有那么可怕,再说了,这里可是昆市,他们这边有山有林也并不是大面积的丛林雨林什么的,这山林说大也大,但说小也小啊,尤其是架不住警方还要出动直升飞机进行侦查,他们根本藏不住这么多人!

    “你们没能力把这么多人给运出去,也没能力藏着这么多人,那你们要这么多人做什么?你们直接抓了我和我儿子交给金主换钱难道不好吗?为什么非要弄这么多的包背在身上,嫌弃自己死得慢?”

    “你到底什么意思!”

    纹身男冷冷地盯着云画。

    云画也看着纹身男,目光非常严肃,“这正是我要跟你们谈的!你们以为警方的五十公斤黄金是好拿的吗?不,那绝对是催命符。还有最关键的问题是,你们总觉得奎哥有后路,那你们倒是说说看,奎哥的后路到底是什么?”

    “奎哥跟费”

    “闭嘴!”

    长驴脸男才刚说了几个字就被纹身男给打断了。

    云画笑了起来,“我就知道是他们。我狠狠地打了那位费太太的脸,让费太太成了昆市的一个大笑话,还成功地搅黄了飞机啊昆南地产的生意,导致现在昆南地产已经在破产边缘,费太太恨不得杀了我也很正常,我当然猜得到。”

    纹身男盯着云画,“少说废话,说重点。”

    云画点点头,“好啊,说重点,你们觉得奎哥的后手就是那位费太太对吗?毕竟那位费太太可跟费局是亲戚,所以你们觉得只要费局手上开个口子,你们就能逃走,对吧?”

    “你们真是天真啊!”云画叹气,“说实话,我现在倒是有点儿佩服费太太了,这一石二鸟之计,也难怪你们看不出来,毕竟你们不知道形势啊!费家现在是举步维艰,那位费局原本要更进一步的,可就是因为上次费太太打着他的旗号耀武扬威的事情传到了上头,费局那一步终究是没上去,给挡了,上头说还要再认真考察一下。偏偏这这个当口,就出了这场bn案!”

    云画冲纹身男笑了笑,“bn了我儿子所在的校车,又通过运送黄金把我给钓出来,然后呢,让你们杀了我跟我儿子,或者是把我跟我儿子交给费太太之后”

    云画的目光骤然变冷,“你觉得,在这之后费太太会做什么?”

    纹身男和长驴脸男紧抿着唇,俩人对视了一眼,皆从对方的眼神之中看到了震惊。

    “你们不傻,那你们觉得如果你们是费太太的话,要怎么做才能实现利益最大化?”云画这个笑容真是别有深意。

    纹身男和长驴脸男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

    “你的意思是说是说费太太还会算计我们?”

    云画笑了,“你觉得呢?现在这场bn十几个学生的案子,已经引起了上面强烈重视,这是多大的事儿啊,谁要是能把这个案子给破了,功劳得多大你们想过吗?现在你们觉得费太太会怎么做?”

    “你的意思是她不光要你跟你儿子,然后还会把我们卖给警方?”纹身男几乎是咬牙切齿,“你凭什么这么说,我凭什么信你?”

    云画收起了脸上的所有表情,“信不信,待会儿试试就知道了。还有啊,这种事情没有人配合是不行的,你们那位奎哥,只怕就是费太太的帮手!”

    “不可能!”

    “怎么就不可能了?不信的话,待会儿试试好了。你们就直接问奎哥,说你们觉得害怕了,反正金主要的是我跟我儿子,还有警方的黄金也已经拿到了,那就把我们俩人送给金主得了,剩下的人都放了,你看奎哥答应不答应!”

    往前没走多远,果然就是地方了。

    此刻的天色已经开始湖南起来。

    云画被绑着带到了奎哥的面前。

    奎哥对着手机上的照片跟云画的脸进行比对之后,点点头,“把人看好了。”

    纹身男和长驴脸男对视了一眼,立刻说道,“好的奎哥,人一定看住了,毕竟这是金主要的人。可是奎哥,我总觉得心里不踏实,咱们弄了这么多人来,警方那边肯定有大动作,我还是害怕反正咱们现在黄金也拿到了,金主要的人也拿到了,不如不如咱们走吧,找地方躲起来,把其他孩子留下,这样也能转移一下警方的视线,不会死盯着我们抓”11
    (www.ykanxiaoshuo.com = 易看小说)